恰同学少年,包机房外的游戏人生

轻之文库 2018-07-12 17:53:56 浏览:0 人评论

本文作者:一只大海

  6月的安徽地区,天气已经几近闷热,随着夏季的来临,许多人都已穿上短袖,我也不例外,穿着刚刚抢购到的优衣库JUMP T恤,慵懒的夹着人字拖,坐在办公桌前,正准备去走廊点支烟偷会懒,突然,一阵急促的QQ提示音响起,那个许久不曾有人发声的群图标亮了起来。

  “L君走了”,看到这四个字,我刚刚从烟盒里掏出的香烟陡然掉落在地上,木讷的盯着电脑屏幕,接下来群里其他人也开始陆续发出信息,有的人打出花的符号,有的人则是送出R.I.P,在这之中,X君最为激动,只见他陆续打出了几十个感叹号,紧接着就是不停的发送省略号,大家都明白,X君和L君感情最深,他俩认识快20年了…

  L君,86年生人,至今未婚,看着身边的哥们一个个老婆孩子热炕头,开始几年L君还心有余悸,但是这两年仿佛已经习惯,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好事多磨。

“球,不是这么踢得~”

  犹记得去年3月份的一次朋友聚会上,临近30的L君手握PS4手柄,得意洋洋的对身边的H君缓缓说道,那表情分明COS了一把星爷在少林足球里说这句话时的神态。

  那次聚会在一个朋友家,玩PS4,总共去了13人,大家都在一个名为“巴西小鱼球”的QQ群里,这个QQ群建立时间为2005年,成员大多是本地老玩家,百分百都是80后,个别甚至是70后。

モホテヌソユ
13年的时光,一转眼逝去

  最初的群主是M君,78年人,身份为本地曾经一家PS2游戏厅的老板,他自己是坚定的FC游戏至高派,自己在柜台接着一台小电视耍他的镇店之宝-原装红白机,当然,卡带还是D版黄卡。

  为了找到真正的玩家,M君创建了巴西小鱼球群,从去他店里玩游戏的一帮玩家里筛选出和他志同道合的FC游戏玩家,特别是喜爱热血足球的哥们,用M君自己的话说,这是为了留住最后一批真硬核玩家,为祖国的下一代传承游戏的精髓。

  2005年,笔者正值高二,在本地最好的重点高中苦逼的学习中,那时的本科升学率比现在低得多,为了不辜负家中父母的期望,可谓是拼了命的学习。

  但是不幸的是,笔者还是有幸成为巴西小鱼球群的第一批成员。而把笔者拉入群的,正是本文的主角,L君。

  第一次见到L君是在2001年,那时我也只是一个初一毛孩子,刚刚从小学时期混迹街机房的时代过来,那时我的家乡只是一个刚刚成为地级市的N线小城市,游戏行业发展自然不能和北上广深相提并论,但是笔者因为父亲在我出生前1年就已经购入一台高仿FC,那个年代,87年的中国,FC游戏机其实是很流行的,父辈们那时也正是20多岁爱玩的年级,家用游戏机这种新鲜玩意,配上刚刚普及的彩电,自然成为他们追捧的对象。

  犹记得直到小学3年级,第一次听说有红白机小霸王这种东西,突然想到自己家里好像也有一台,那时候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孩子,接下来我就成为了院子里的孩子头,每到周末,就有几个小伙伴聚到我家,一起玩红白机,老四强自然不用说,后来还迷上了“智力卡”,笔者一生最爱的RPG-勇者斗恶龙,也是那个时代接触,外星科技的勇者斗恶龙5,实际上就是DQ2的汉化版,是笔者我人生中第一个RPG游戏。

モホテヌソユ
当年笔者卡在找DQ2的水门钥匙中不能自拔

  那个没有网络的年头,很多游戏都可以双打,众乐乐这个要素在FC时代是非常重要的乐趣之一,而且在双打的游戏中,又分为合作和对抗,而在对抗游戏中,热血足球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小辫子,飞镖球,巴西队,小鱼球,龙卷风,泥沼,打雷闪电,这些热血足球里的回忆,想必经历过那个年代的玩家都很有感触。

  作为TECHNŌS旗下最为知名的游戏,热血系列在国内FC玩家心中的地位不比魂斗罗等老四强低,热血系列中很多设定要素,例如学校,暴力,搞笑等,非常适合儿时我们的口味,而游戏本身的趣味性更是FC游戏中数一数二,且包含的题材种类更是让人目不暇接,从体育类的躲避球,篮球,曲棍球,足球,到运动会性质的大杂烩,再到ACT过关快打和FTG格斗乱斗,可以说热血系列是种类最丰富的游戏系列也不为过。

  近年热血系列有重新崛起之势,各种高清重制在多平台推出,让不少老玩家为之乖乖掏腰包。

モホテヌソユ
热血家族,种类之丰富在游戏界也首屈一指

  而在这其中,足球作为世界第一运动,更是受游戏玩家的欢迎,在机能匮乏的FC时代,真实系的足球还没有崛起,而热血系列这种夸张Q版的格斗足球,自然是表现足球游戏的最佳选择。

  其实FC上一共有2作热血足球,而国内玩家的回忆大多是第二作,热血足球联盟,正是这款游戏,陪我们度过了无数欢乐的童年。

  言归正传,2001年初一的我,开始渐渐远离街机厅,奔向包机房的怀抱,那时候在我们城市一家电影院旁,传统街机房开始消退,而包机房开始崛起,彼时,正是PS2流行的时代,而PS2高昂的价格,自然不是十几岁的我们能消费得起的,所以包机房就是我们最常去的地方。

  其实国内包机房从FC时代就已经存在,之后SFC,SS,PS1都一直是包机房老板换代的首选,但是因为那时候街机房比较流行,笔者家中自小就有FC,后来小学时还通过考试得第一获得了一台新天利VCD,过渡到了世嘉MD时代,所以早期包机房笔者不常去,自从PS1的登场,我开始出入包机房,最初是因为最终幻想7,8这些“次世代RPG”吸引了我,而当时PS1的价格实在是太高,所以只能用包机的形式去游玩,而PS1开始采用的记忆卡存储方式,也为包机房这种玩法提供了一定便利,老板们会给常客们备着专用的记忆卡,或者自带记忆卡去游玩,比起以前一个卡带一个存档位置或者N个存档位置,记忆卡更适合多人租用一台机器一个游戏,互相不影响各自的游戏进度。

  2001年,有一款游戏在当时非常流行,那就是FFX-最终幻想10,作为最终幻想系列PS2次世代第一作,在当时的包机房和玩家群中的热度是前所未有的,看着电软,UCG杂志上的画面截图和CG影像,真的是让PS1上看惯了多边形角色的我们直流口水。

モホテヌソユ
尤娜与提达的爱情当年赚了多少人的眼泪

  虽然我是坚定的DQ派,但是这次也被FF10打动,毅然走进街机房,就是为了一睹尤娜那婀娜多姿的身段。

  而我所去的包机房,正是巴西小鱼群群主M君开的那家,L君在此之前就是这里的常客。

  那时的包机房,环境上大概就是房间里几台大屁股国产CRT电视,前面摆放着PS2,然后玩家坐在一横排整体的沙发上进行游戏,房间里最多摆放一台落地风扇或者吊扇,其实这种环境比起昏暗的街机厅,已经算是VIP档次的享受了,因为那时网吧也并没有成形,小城市的网吧更多的是局域网的黑电脑房,玩一玩CS,红警,仙剑而已。

  初去包机房,一种熟悉亲切的氛围扑面而来,比起街机房,包机房更多的是一种围观而不是共乐,毕竟PS2时代多人游戏已经开始减少,大家都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沉浸在自己的游戏世界里,沙发后站着几个朋友或者陌生人,静静的看着,不像包机房时代那样即便是围观者也不停地指导嘶吼,也许是玩PS2的玩家年龄段总体比街机房偏大,从我当时的情况看,我88年出生,初一的玩家在PS2包机房已经属于偏小的人群,大多是高中生甚至大学生,社会人士。

  而86年出生的L君,当时也是恰同学少年,初三而已。

  L君不喜欢打扮,从第一眼看到他,他就穿着蓝白格子衬衫,黑色的短裤,大拖鞋,留着三七分头,如果不是那个年纪稚嫩的面庞,从衣着打扮看,活生生一个社会大叔。

  我属于小时候家境一直不错的那种,当时PS2包机房1小时3元的价格对我来说尚可接受,基本上一周我会去3,4次,每次玩2-3个小时。

  最初奔着FF10去的我,在玩到中盘后就有点兴趣全无,开始尝试其他PS2游戏,那阵子比较沉迷的是鬼武者1,从小喜欢卡普空动作游戏的我,看到熟悉的明星金城武变成游戏里的角色,再加上日式背景设定,鬼武者1在当时我的心里是一款几近完美的动作游戏。

モホテヌソユ
神作-鬼武者1

  其实当时包机房大头还是玩实况和无双系列,像我这种奔着FF10来,玩鬼武者的实属异类,所以在我天天看着一堆幻魔时,我发现身后常常站着一个固定的人,那就是L君。

  开始L君只是默默的看,到最后开始不停地自言自语,比如我一闪用的不熟练,他就会在我我发动失败后说一句-唉,按早了。

  久而久之,L君开始主动和我攀谈,研究一闪的使用时机,还有游戏里遇到强敌时的攻略办法,但是那段时间我始终没有和他过多的相处,因为总感觉L君太邋遢,感觉人挺怪,说不出的感觉。

  而这时候,X君出现在我和L君之间,X君和L君后来我才知道,是发小,一起长大,X君和L君一样大,幼儿园小学都在一个学校,初中后X君家搬家,不在一个学校,但是一直玩的非常好。

  X君的爸爸貌似是一个单位小领导,所以穿着上比较高档,犹记得那时每次出现身上都是安踏,森马的T恤,安踏的球鞋,和L君形成鲜明对比。且X君更为外向,几乎看到谁都是自来熟一般攀谈,从不拘束。

  因为L君常常看我玩游戏,X君来包机房都是玩无双,那时真三国无双2无印版刚刚推出,在包机房也是热门游戏,但是也许是觉得无双太无脑(实际上352比起现在的无双系列,已经“有脑”太多),L君从来不去看X君玩无双,而是钟情于观赏我这个苦手玩家的一闪旅途。

  被L君的喜好所影响,X君也开始关注我玩鬼武者,X君性格极好,会把我当老朋友一般坐过来聊游戏,这种自来熟性格我是不讨厌的,所以我很快就和X君聊成一片,自然而然,背后的L君也就融入了进来。

  在接下来的几年,一直到高中毕业,我们这个圈子基本上都混迹在现实的包机房圈子里,即使05年包机房老板M君建立了QQ群,我们初期基本上也不在群里说话,毕竟当时大家都还在一个城市,时常能在包机房见面,而且那时QQ也只能在PC上登陆,大多数人家并没有电脑,手机端也还只是塞班时代,移动QQ远没有现在发达,学生们基本上也都没有手机,所以线下交流才是我们最主要的沟通方式。

  说起M君建立巴西小鱼群,这其中还有一段故事,且和L君息息相关。

  那是2005年10月1日国庆,日子笔者记得非常清楚,因为这件事的契机就和爱国有关,也体现了L君作为一个社会主义接班好青年的铮铮铁骨…

  国庆那天是周六,大家一如既往的涌向包机房,记得当时我已经高二,但是依然阻碍不了我玩游戏的热情,PS2在那时已经进入了绝对的成熟期,大作涌现,包括鬼泣3,生化4,旺达巨像,战神1等神作都在2005年登场,包机房的生意也异常的好,丝毫不比当时已经渐入佳境的网吧差,M君自然也是赚的满堂红,不过作为硬核玩家的他依然每天在柜台玩着他钟爱的原装FC,且大多数时间都在热血足球。

モホテヌソユ
2005年的战神1,重新定义了欧美动作游戏

  这天下午我正在玩着战神1,享受着奎爷手撕怪物的快感,突然听到外面房间柜台有人在争吵,喜爱看热闹的我自然就放下手柄走了出去,只见到老板M君和一位客人在争论着什么。

  细听之下,原来是这位客人年龄较小,大概初中生,相对于那时已经高中的我们还有已是社会人的M君来说,这位初中哥们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看到M君在玩热血足球,就嘟噜了一声这老土游戏机有什么好玩的,M君这就不开心了,作为天字号第一任粉的他,虽然靠着敌人索尼的机器养家糊口,但是正所谓身在索营心在任,看到有无知的年少玩家侮辱自己心爱的神机FC,恼羞成怒的他也不顾自己包机房老板的高贵身份和成年人的矜持,和少年争论起来。

  争论的核心从最早的FC到底土不土,画面太差不好玩到最后因为少年一句,你为什么用日本队,不爱国,开始转变性质(冤枉啊,热血足球就没有中国队…)。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人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