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骑马与砍杀2》看欧洲古代的战争器械
2017-07-07 19:49:33
loading
0人评论

  自古以来,文学作品中关于战争的描述一直层出不穷。征战的士兵们归来后诉说着马革裹尸的残酷,舞文弄墨的文人们描述着对战场的向往,各种各样的作品为我们勾勒出了战场的模样。但是当真正认识到战争的时候却发现,战争除了战术和将领,最重要的还有战略武器的运营与发展。

  古语有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纵观古今,几乎每次重大战役的胜利都和先进的战争武器有关。武器的先进与否能够直接决定一场战斗的成败;甚至在游戏里,绝大多数情况下你装备的精良程度,也是和战斗力直接挂钩的。想赢得胜利自然要选择正确的进攻武器,两军对垒尚且如此,攻城拔寨更需要对应的制胜法宝。今天笔者想和大家一起聊聊,在即将发售新作的《骑马与砍杀》系列中最常见的两种战争利器,认识下在古时候大杀四方的它们,让诸君在即将到来的战斗中能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骑马与砍杀2:领主》攻城战演示武器:


演示者由于操作不熟练还使用了几次控制台

英格兰长弓

  在《骑砍2》的实机视频中我们能看见,作为演示者的攻城方,拥有大量的步兵,可这些士兵没有穿上厚重的钢甲顶在前方充当肉盾,反而轻身上阵聚集在了阵地的后方,每人手上都拿着近一人高长度的夸张长弓,对敌方墙头发动攻击。这种弓就是在中世纪欧洲战场上臭名昭著的“英格兰长弓”。

游民星空
大概的比例是这样

  关于英格兰长弓的历史记载出现的相当的早,它最早起源于威尔士,因在公元7世纪射杀了一名王子而被载入史册。但真正令其闻名遐迩还是英法百年战争前期,英国凭借它所获得的一连串胜利。在最具代表性的克雷西之战中,英国依靠5000名长弓手不仅击溃了来自热那亚的弩兵,还将三倍于己的、不可一世的法国重骑兵彻底击败,在尸山血海之上建立起了自己长达数个世纪的世界霸主威名。

  英格兰长弓的长度从1.5~2.1米不等,在同时期各国弓箭中都属于最长的了。夸张的弓身长度带来最直接的就是射程提升,具研究表明,即便是相对轻量级的长弓射程也能轻松突破200米,而有些制作精良的长弓甚至可以达到300米以上的距离。在同时期的欧洲大陆上,这也算的上是相当厉害的技术指标了。

游民星空
中世纪的英格兰“国粹”

  至于为何其他国家没能培养出属于自己的长弓兵,这是因为长弓在英国被长期作为一种“国技”来传承。尤其是在其发源地的威尔士,几乎每个牧羊人都能熟练地使用长弓打猎与从事生产,许多人把长弓作为自卫和养家糊口的技能,一代代的传承下了来。这也是只有英国人为何会有这么多弓兵队伍的基础,长期的培养弓箭手成为了英国的基本国策,甚至弓箭手相较于其他士兵,在领主那还有更为优越的待遇。

  弓手的训练,需要需要大量的空余时间和精力。长弓的操作方法和其他弓类有些不同,它不求直线射杀,而是从地面向天空呈45°角抛射,利用引力与惯性加速增加箭矢的杀伤力,给敌人来一手天降正义就很舒服。就拿仰射这种技艺来说,需要估算目标距离,然后得出仰角,这需要精准的几何学才可能掌握的内容,没个十年八年是练不出来的。毕竟拿着这么大的弓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想靠随缘杀敌,确实有些不太现实。

  1346年8月26日发生的克雷西之战,除奠定百年战争前期英国对法国占据的巨大优势以外,还将长弓的强大记入了史册。这场战争在历史上属于长弓兵战术最为典型的一次应用,据说当时的英法军队人数差距超过3倍,英国一方以5500名长弓手为主力输出,带上了1000名威尔士长矛手和2500名骑兵当掩护和肉盾。而法军麾下光弩手就6000名,还有14000名步兵和10000名受过精锐训练的骑士。尤其是后者,仅这10000名骑士就足以和后世的第三帝国装甲兵团比肩,在当时的欧洲是一股所向披靡的王者之师。悬殊的实力差距,让法军上下充满了轻敌的情绪,感觉分分钟就能打完战回老家结婚,也正是由于这份自负,吹响了法军失败的前奏。

游民星空
虽然在游戏中长弓多在攻城战中使用,但是在历史上它其实更多的被用于野战。

  在战斗开始前,规模较小的英军率先到达了战场开始修建阵地,牵着马挑着担的法军在一天之后才匆匆来到。按理说行军布阵肯定是要讲究在最佳状态才开始进攻,可是数量和质量上都占有极大优势的法军被自大蒙住了双眼,几乎是刚到克雷西同时就对英军发起了攻击。

  一天时间内,身着重甲的法国骑士随后对英军阵地进行了近15次无畏的冲锋,可是泥泞的道路和英军提前布置的障碍,让这些骑士成为了长弓的箭靶,整个军队都被稠密的箭雨和如林的长矛伺候的不能自理。在冲锋——释放灵魂——再冲的循环中,直到夜幕降时临,法国骑士也没能突破英军的路障,对其造成实质性伤害。而回过头来的骑士贵族们终于发现了战场上己方损失的惨重,仍未突破英军的防线,残余的部队在沉重的伤亡面前溃散而逃。

游民星空
你尽管冲,能过来算我输

  据相关记载,克雷西一役中,在长弓兵的箭下法军至少损失了一万多名精锐的士兵。虽然具体伤亡至今仍有存疑,但最保守的估计下,也有近3000名骑士阵亡,还有相当多骑士被俘虏,而普通步兵伤亡更是不计其数。反倒是英军方面据说除了两个随地大小便的倒霉蛋被俘,其余的死伤微乎其微。此役过后,英国长弓兵威名大振,几乎每一场战争中都能看见他们拿着弓箭边大喊“竜が我が敌を喰らう”,奋勇杀敌的样子。无论是骑兵还是城堡,谁也躲不过被英格兰长弓射爆的命运。

  对长弓兵气的头皮发麻的法国军人,立FLAG说只要抓住俘虏就会切掉他们的食指和中指,让其一辈子不能再射箭。可是直到百年战争结束后,也没切掉多少英国人的手指头。反倒是每次战争结束后,英国士兵都会岔开双指向法国士兵炫耀自己仍然完好,这一传统也被延续了下来,成了表示胜利的手势,在丘吉尔接受记者采访时被发扬光大。

游民星空
打不赢,气不气呀!就是打不赢我,略略略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虽然V字手势代表的是胜利,可在欧洲某些国家V字却代表辱骂,是比竖中指还严重的“肢体脏话”。早年还有苏格兰球员因为在球场上做出该手势被终身禁赛,怕不是原来的英方的敌人回去之后气不过,把这个手势当成羞辱骂人的话来用了。

  单纯从武器的技术指标来看,英格兰长弓或许并不是世界上最优良的弓,但作为一个单纯军种的长弓兵,所获得的声望和名气恐怕远非其他部队所能比拟。它作为进攻和防守俱佳的战略性武器,一直活跃在欧洲各地中。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它的威名从北爱尔兰到巴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骑马与砍杀2:领主专区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楚楠
你去乾坤四海问一问,我是历代驰名第一妖!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