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武堂:在敦刻尔克,是谁拯救了30万盟军?
2017-09-23 19:58:48
loading
0人评论

本文为电影《敦刻尔克》幕后历史的第二部分,最后一篇我们将会尽快发布,敬请期待

点击查看本文上篇

5月27日:大撤退第二天

  虽然此时,大批法军已经投降,但在敦刻尔克,乔治·布兰查德(Georges Blanchard)指挥的法国第1集团军却是一个例外,不仅如此,这位将军还命令部下坚守到底,并主动为英国人的撤退让出了通道。但即使如此,由于周边空间狭窄拥挤,大批英军滞留在了滩头地区,同时,由于码头遭到了空袭,港内船只的停靠也出现了混乱。这就要求皇家海军必须派出一支分队,以协调各个部队的撤退顺序。

  这项任务最终被交给了坦南特海军上校(William Tennant),这位军官之前曾担任过第一海务大臣的参谋长——他在26日接到命令,奉命担任敦刻尔克的滩头指挥官,并在8名军官和160名士兵的协助下,负责指挥船只的靠岸和搭载任务。

游民星空
在电影中负责组织疏散,最终在己方士兵安然撤退、仍然留下来协助法国人的军官,其原型就是坦南特上校。在敦刻尔克战役结束后,坦南特上校被任命为战列巡洋舰“反击”号的舰长,该舰后来被派往远东,以迎击日军舰队,但遭遇空袭,虽然坦南特亲自指挥该舰躲开了多达19枚鱼雷,但该舰仍然不幸沉没,坦南特后来被友军救起。1944年,坦南特在诺曼底负责建设人工港,为战役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战后,坦南特以海军上将的军衔退役,1963年去世

  与此同时,大批巴士载着他的部下前往港口,尽管其中许多人对状况依旧一无所知。有人甚至宣称,他们的下一个任务将是多佛尔操作岸防火炮。但一抵达多佛尔,他们立刻就被编成了20人的小分队,而敦刻尔克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13点45分,坦南特的部下搭乘“狼犬”号(HMS Wolfhound)驱逐舰启程,直到此时,许多人依旧抱有幻想,因为在战前的旅游指南中,都宣称敦刻尔克是“一个热情好客的港口,以香槟和舞女而闻名于世。”

  但很快,这些幻想便灰飞烟灭了,在航行途中,“狼犬”号每30分钟便会遭到一次空袭。第一次袭击是由4架“斯图卡”轰炸机进行的,其中两架炸弹击中了“狼犬”号的右侧水面。“狼犬”号的舰长麦考伊少校(McCoy)记录道:“弹片纷纷落在舰体上,我们立刻用高射炮开火,据信有两架飞机被击中:其中一架拖着厚重的烟雾离开了,另一架飞机则将仓皇炸弹扔在了离我们2英里远的水域。”大约在18时,“狼犬”号进入了敦刻尔克港,港内的情况震惊了所有人:“一大团恶心的烟雾在夏季的热浪中翻卷过来……燃烧着的汽油和柴油从仓库流向码头,随着驱逐舰靠近港口,空气中黑烟凝结成的油滴,像雨点一样落在甲板上,就像是披上了一条厚重的黑毯。”

游民星空
在遭遇炮击时,一片混乱的滩头,坦南特一行的到来,让群龙无首的英军逐渐恢复了秩序

  由于“狼犬”号是个引人注目的目标,坦南特的立刻敦促他的岸勤大队登陆,并且尽速分散开来。同时,这艘军舰也被要求离港——最终,该舰和“沃尔西”号一起搭载了上千名士兵离开了港区。

  带领几名军官,坦南特上校径直奔向预定的指挥部,这段路平常只需要十分钟,但是这一次,他们必须穿过布满瓦砾和残骸的街道,又黑又重的浓烟在他们身旁流窜。期间,他们还看到许多阵亡和受伤的英国大兵瘫倒在断垣残壁中;毫发无伤的人则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或者想办法在废墟中搜索着财物。

  这些景象让坦南特抛弃了幻想,在两小时后,他向多佛尔的总部发回报告:“请尽快将小型船只派往敦刻尔克东部的海滩,否则第二天的疏散将会出现严重问题。”事实上,这些小型船只将在撤退中扮演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德军空袭摧毁了港口,大型船只很难进入,但小船可以在涨潮时靠岸,接走滞留在周围的士兵。另外,由于“小型船只注册令”,英军也掌握着周边所有小型船只的信息,并可以据此进行征用和调遣。

游民星空
在敦刻尔克,一艘拖轮正拖曳着大量小艇,前往码头进行改装,并搭载必要的救援设备

  这些船只包括了拖船、渡轮、驳船、摩托艇、渔船甚至是私人游艇,它们的吨位只有几十吨,尺寸不到普通商船的百分之一。从27日开始,海军部便在联系所有的船主——但这些船只的召集和准备需要时间。一位参与行动的码头工人所说:“把这些船直接从港口开到敦刻尔克是不现实的,我们需要进行许多准备工作,比如拆掉软垫、瓷器和不必要的装饰品,以避免碎片划伤乘客或是引起火灾,同时,我们还要检修引擎,并且把油箱加满,同时还要装在必要的物资,如高射机枪子弹和救生衣。”而在此期间,敦刻尔克的英军依旧是孤立无援。

  同时,在前线,德军的空袭和炮击也变得更为密集,大量船只因此成了牺牲品。两艘小型近海商船“顺从”号(Sequacity)和“叶夫代尔”号(Yewdale)在凌晨4点动身前往敦刻尔克。但在接近法国海岸时,“顺从”号不慎进入了岸炮的射程内。

游民星空
在5月27日,被德军岸炮击沉的小型商船“顺从”号,由于环境使然,英军在当地投入的都是这样的小型近海商船

  它的船长麦克唐纳写道:

  “在抵达加莱之前,最初风平浪静,接着我注意到有炮弹落在我们前方的海面,最初我还以为是自己人的炮兵在朝着沿岸的水雷射击。但不久之后,炮弹开始向我的船飞来,其中一发打中了右舷,从吃水线附近贯穿了船身,然后从左舷飞出。接着,另一颗炮弹击中了引擎室,并打爆了排水水泵。”

  随后情况急转直下,在船员抢救期间,“顺从号”又中了两枚炮弹,其船身开始下沉,最终,船上的幸存者不得不弃船,并被“叶夫代尔”号带回了国内。

  “顺从”号的遭遇并不是个孤例,在27日当天,还有另外四艘船只也被迫返航,这给远征军带来了巨大的麻烦。正如下图中所示,船只往返敦刻尔克的航线有三条,但当“莫纳岛”号在Z航线上遭遇炮击、“顺从”号被击沉时,英军显然意识到,这条捷径已经变得非常危险。

游民星空
敦刻尔克大撤退时,英军采用的三条主要航线,随着“莫纳岛”号遭遇炮击,“顺从”号被击沉,英军只能采用最远、也是相对最安全的Y航线

  另一方面,虽然往东北方向前进的X航线可以避开德军攻击,但其沿途大多是浅滩和礁石,它因此也暂时被移出了考虑范围;最后是Y航线,该航线需要朝东北方走更长的距离,然后突然转变方向,往西折回英国。这条航线的优势在于,它沿途的阻碍较少,而且几乎不会遭遇德军的炮击,不过,其航程也相当之长,大致相当于Z航线的两倍——为保证运输的效率,英军只能投入更多的船只,并开放更多的港口用于转运。

  正是基于这一点,拉姆齐在这一天调整了部署,并将国内投入“发电机行动”的港口从多佛尔一个变成了多个:只有驱逐舰将以多佛尔港为基地;扫雷艇、渔船、游艇和各种小船则使用马盖特(Margate)或拉姆斯盖特(Ramsgate)这两座渔港;至于运兵船则将在载运完毕后前往福克斯通(Folkestone);至于更大型的舰艇将会让人员在谢尔内斯(Sheerness)登陆。同时,海军也将派出更多的船只以加快转运。

  27日下午13点30分,又一批船只离开了英国本土,它们是渡轮“海峡女王”号(Queen of the Channel)、“圣塞利奥”号、“奥尔良少女”号、“坦奈特岛”号,以及两艘医院船。它们都在当天晚些时候抵达了敦刻尔克,并开始依靠栈桥和小艇装载兵员。与此同时,敦刻尔克周围,一些英国小型商船、和许多法国和荷兰船只也加入了协助撤退的船队中。

游民星空
在德军空袭下,满目疮痍的敦刻尔克港区,当地已经无法转运人员,英军只能借助海滩上的防波堤

  但与此同时,德军的封锁也在加剧。仅在27日这天,他们就出动了300架轰炸机,将整整350吨炸弹投向了城内,并把港区炸成了一片焦土,不过英国人也注意到了一件怪事:德国空军虽然猛烈轰炸了港口和码头,却完全忽略了敦刻尔克港外围的两道防波堤,另外,只要在防波堤上铺上支架和木板,进而再向海上延长一些,就将将其改装成临时码头——从而提高疏散的速度。不过,这一决策也存在风险:因为如果船只被汹涌的浪潮推动,脆弱的木板有可能无法承受撞击;另外,整个防波堤只有不到3米宽,即使铺上木板加宽后,也只能容纳四个人并排行走。

游民星空

游民星空

游民星空
历史照片中的防波堤、如今的防波堤遗址和电影中搭建的防波堤,在1940年,它是数十万盟军的“回家之路”

1 2 3 4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最后的防线
石家庄人的一生只有一种不幸,那就是离北京太近,离天堂太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