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药机变身轰炸机:《孤岛惊魂5》里的套路可行吗?
2018-03-27 20:48:00
loading
0人评论

  在《孤岛惊魂》系列的最新一部作品中,玩家来到了美国的蒙大拿州,并将与占领家乡的宗教狂徒奋战到底。而在游戏中,能支援你的不仅有野生动物、AI队友,还可能是一架特殊的水陆两用飞机。这架飞机以现实中的“美国冠军-侦察兵”运动飞机(American Champion Scout)为原型,但搭载的货物却不是乘客或农药,而是威力巨大的炸弹。而这一桥段难免让人感觉似曾相识——在B级片中,也时常出现主人公驾驶民用机,与邪恶势力进行斗争的故事,《GTA》等游戏中,也不乏主人公开着“农药轰炸机”到处制造破坏的桥段。

游民星空

游民星空
《孤岛惊魂5》中的改装轰炸机及其原型:“美国冠军-侦察兵”运动飞机水陆两栖版

  事实上,将民用机改装为军用机是历史悠久的做法,在飞机刚刚诞生的年代里,如果将民用机改装为侦察机,飞行员通常只需要多携带一部照相机;至于轰炸机,也仅仅是在机身上增添了挂架,并多装载了几枚炸弹而已。甚至可以说,直到一战爆发,民用和军用飞机都不存在明确的界线。

游民星空
在飞机诞生之初,军用机和民用机几乎不存在明确的界线

  但在1915年后,随着战争的烈度不断上升,各国都在研发专门的军用飞机,也正是从此时开始,军用飞机和民用飞机在性能领域渐渐拉开了差距:总的来说,军用飞机更注重一些与战斗力直接相关的指标:如速度、机动性、防护能力和载弹量等;而民用飞机更注重于经济上的指标:如机内空间的宽敞程度、安全和燃油消耗的经济性——正是从此时开始,两者走向了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不过,另一方面,两者也并不存在无法跨越的鸿沟,一些民用机也经常展现出强大的军事潜力。

一战东线

  在一战中留下显著一笔的改装民用机中,最有名的也许是俄国生产的“伊利亚·穆罗梅茨”——该机在机翼上安装了多达4部引擎,在当年是一头不折不扣的空中怪兽。同样,在一战游戏中,该机也有着很高的出镜率:在一战飞行模拟类游戏《飞鹰崛起》,还有《战地1》DLC“以沙皇之名”中,你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并能操纵它们让敌人感受到宛如“死神天降”的恐惧。

游民星空

游民星空
《战地1:以沙皇之名》中的“伊利亚·穆罗梅茨”及其历史照片

  尽管是人类历史上第一种战略轰炸机,但在诞生之初,“伊利亚·穆罗梅茨”的用途仅仅是运送乘客,在其机舱内最初安装的不是炸弹,而是暖气、写字桌和藤条椅。然而,在该机被大量生产投入运营前,一战突然爆发。作为与国防联系最密切的一个领域,大量的民用机都被编入了现役。

游民星空
“伊利亚·穆罗梅茨”客运型的舱室内景,在1910年代堪称奢华,在战时,所有家具都被清走,以便腾出空间安置炸弹

  事实上,俄国也不例外。战争爆发后,这些大型飞机迅速接受了改装,并将客舱改为了炸弹舱。虽然是一种半道出家的武器,在1916年之前,世界上还没有一种战机能搭载如此多的炸弹,并兼具如此强大的自卫火力。在东线,一些德国战斗机曾试图击落“伊利亚·穆罗梅茨”,但面对密不透风的火力,它们的努力全部以失败告终。

在民国时期

  另外,“伊利亚·穆罗梅茨”还启迪了整整一代的早期战略轰炸机,而这些战略轰炸机,在战后又成了第一代民用远程客机的先驱。但其中吊诡的是,这些客机又被一些陷入战乱、但又无力购买新战机的政权买入,并改为军用:其中有一个很著名的例子,就发生在90多年前、民国时代的军阀混战期间。

游民星空
汉德利-佩季O/7,旁边是一架战斗机,一部分该机曾在战后被民国政府购买,并被用于内战

  而在其中,我们又要提到两种机型——即汉德利-佩季O/7(Handley Page O/7)和维克斯“维米”商用型(Vickers Vimy Commercial),它们的原型都可以追溯到一战末期:当时,英国军方向国内企业订购了数以千计的远程重型轰炸机。在其中,就包括了上述两种机型的原型——汉得利-佩季O/400和维克斯“维米”轰炸型,它们计划安装两台大马力引擎,能携带至少900千克炸弹,按照英国军方的设想,他们将组成庞大的编队,摧毁德国西部的工业区。

  到1918年,汉得利-佩季O/400和维克斯“维米”都各自突破了上千架,然而,随着德国境内爆发革命、世界大战突然结束,上述订单也很快就被取消,厂商也顿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游民星空
维克斯“维米”商用型,其特征是圆鼓鼓的机身

  为挽回成本,最简单有效的办法显然是将轰炸机改装为客机,并将其投入战后不断扩大的民航市场,期间,工程师们只需要对原设计进行小幅修改,如增大机身空间,并增加客舱和座椅等,其中一些精明的厂商,更是早在1917年就开始了类似的试验。尽管由于耗油量奇高,这些飞机的商业表现并不理想,不过,对当时的民国政府来说,它们仍然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1910年代末到1920年代初,虽然民国政府更迭频繁、统治不稳,但在一些重要问题上,军阀们的策略却相当一致,其中之一,是恢复对外蒙古的统治,之前,受制于交通不便,当地逐渐被俄国势力蚕食,最终脱离了中央政府的控制。

  但在一战末期、随着俄国陷入内乱时,民国政府又一次看到了收复外蒙的机会。不仅如此,他们还意识到:航空运输业将在其中发挥巨大作用。之前,中央政府之所以丢了外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地路途遥远,在此部署的军队不仅数量稀少,而且军械粮饷的供应都很成问题,其发挥的作用自然也极为有限。

  但另一方面,如果能在外蒙建设机场、开辟航线,情况无疑将大有改观:在和平时期,这些航线可以加强与当地的联络;一旦爆发叛乱,增援的部队和物资则可以通过空运抵达事发区域,进而将危机扼杀在萌芽阶段。

游民星空
英国驻华公使团在“京汉”号汉德利-佩季客机前合影

  另外,类似的情况不仅出现在外蒙——当时北洋政府致力解决的另一个问题,在于如何有效控制国内的各个省份,虽然它们名义上都归中央政府管辖,但各路地方军阀才是真正的实权派,他们朝降夕叛、反复无常,构成了北洋政府的心腹大患。

  从加强控制的角度,购买远程飞机就成了北洋政府的一种当务之急。另外,如前所述,这些机型都是以轰炸机为基础改装而来,只要稍作修改,就能转回军用。为此,在1919年前后,北洋军阀政府订购了6架汉德利-佩季O/7和至少40架维克斯“维米”商用型,其中前者主要将服务于外蒙航线,而后者将在国内各省份使用。

游民星空
准备交付中国的维克斯“维米”商用型

  然而,当这些“民航机”运达国内时,中国北方早已陷入了全面混战:为争夺中央政府的控制权,在1920年夏,以曹锟、吴佩孚为首的直系军阀和段祺瑞不惜大打出手。期间,盘踞在东北的张作霖率军入关,并和直系联手击败了段祺瑞。但和平没能持续多久,张作霖的奉系势力趁机不断坐大,并很快和直系反目,这将中国北部拖入了一连串更为惨烈的内战。

  期间,北洋政府的航空计划不幸化为泡影,其中一部分飞机只能折价转卖给外商,而另一部分则分别被直系和奉系改装为轰炸机,并投入到了内战战场。期间,汉德利-佩季O/7和维克斯“维米”常常携带炸弹袭击敌军的弹药库——由于当时国内几乎没有士兵见过这些庞然大物,因此,这些轰炸机不仅制造了巨大的伤亡,还对被炸一方的士气带来了严重打击。这些改装后的轰炸机被使用了至少6年以上,当1931年,日军占领中国东北时,他们还在沈阳俘虏了一些封存的机体。

游民星空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在一架缴获的东北军战机前留影,该机是一架曾改装为轰炸机的维克斯“维米”商用型

  而汉德利-佩季O/7和维克斯“维米”不是当时中国唯一使用的改装战机。在1920年代,由于列强对实施军火禁运,在陆续运入中国的400多架飞机中,有一大部分后来都加装了各种武器。而在世界范围内,这种情况都绝非孤例。差不多在同时,在拉丁美洲,也大量出现了将民用机改装为战机的情况——其中一个最有趣的事件发生在智利。

在拉丁美洲

  1931年,智利爆发了大规模兵变。当时,由于不满国内经济形势恶化,水兵们发动了兵变,并控制了大部分作战舰艇。智利政府顿时岌岌可危。为镇压叛乱,智利政府几乎将空军的所有飞机都集中在了兵变军港周围。其中不仅有原装的轻型和重型轰炸机,还有两架美国生产的福特三引擎客机。机组人员拆掉了厕所内的梳洗台和马桶,并从地板上的开孔来投掷炸弹。

游民星空
智利国家航空公司的福特三引擎客机,该机曾在1931年兵变中改装为轰炸机

  另一次类似的事件发生在1932年,当时,围绕亚马逊河流域的争议领土,哥伦比亚和秘鲁爆发了边境冲突,面对来势汹汹秘鲁人,哥伦比亚军队措手不及,只能征调民用飞机来击退入侵者。当时,他们从民航公司租借了两架德国生产的容克斯F13水上飞机,并在地板上切出了投弹孔。

游民星空
哥伦比亚的容克斯F-13水上飞机,该机同样有改装为轰炸机的经历

一战后的德国

  而在相关领域,真正的集大成者是德国人,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并不是情况所迫,而是因为国际社会的大力制裁:在一战战败后,他们被迫遵守《凡尔赛和约》的规定,拆毁全部飞机,甚至连有动力的飞行器一度都处在了禁止生产之列。

游民星空
《凡尔赛和约》对德国的武装力量进行了严格限制:照片中就是当时在机场等待拆解的德国战机

  虽然在1920年代,一部分禁令被放宽了,但协约国还是对军用航空进行了限制。但随着时间流逝,这些举措渐渐流于形式,它们根本无法阻止德国政府私下重建空军:在1920年代,他们和苏联进行了广泛的合作,在内陆的秘密基地中培训飞行员,同时,各飞机制造厂也在暗中准备,只要《凡尔赛和约》被废除,其生产的民航机很快就可以改装为军用战机。

游民星空
在苏联内陆利佩茨克机场待命的战斗机,在当时,德国就在这里瞒过国际社会、秘密培训战斗机飞行员

  根据统计,在1922-1932年间,以民航机为幌子,德国共制造了356架不同型号的军用机,它们有的被出售给海外,有的则在国内拆除了武装并进行了秘密试验。随着纳粹党的上台,甚至连名义上的遮掩也不复存在了:1935年3月,希特勒宣布,德国已经成立了一支强大的空军,而这支空军最初的装备,则是大量改装和重新设计过的民航机。

  在德国空军诞生之初,其主力战斗机是亨克尔公司的He-51:而该机的前身实际是一种“高级教练机”——He-49a,从立项之初,亨克尔的设计师们便在竭尽所能满足军方的要求:这令He-49a不仅拥有良好的机动性能,在速度上也超过了当时的大多数战斗机。纳粹党上台后,厂方很快在此基础上推出了He-51,并安装了两挺机枪作为主要武器。

游民星空
He-51,该机在研制过程中曾以民用机的身份暗度陈仓

  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轰炸机上:在二战前,德军的主力轰炸机中,相当一部分是民用机的衍生品:德国空军最早装备的轰炸机Do-11,它最初立项时被称为“货运飞机”;另一个例子是二战初期德国的主力轰炸机He-111,它从一开始就被定位为“客运/轰炸”两用机,在客机版的机身中段,设计者额外增加了一个所谓的“吸烟室”,而这个舱室实际是为炸弹舱所预留的位置。还有二战初期德国的快速轰炸机Do-17,该机实际由邮政机开发而来,它有着颀长的线型,最初,设计者希望利用该机的速度来运输加急航空邮件,但另一方面,军方却因此注意到了它的军事价值,即高速能帮助它们突破敌军战斗机的拦截。在战前和战争期间,上述型号加总在内,总共生产了超过上万架,并构成了德国轰炸机部队的核心。

游民星空

游民星空

游民星空
Do-11、Do-17、He-111,这些轰炸机在诞生之初都与民用机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至于另一个机型则更为有名,这种飞机就是Ju-52,在二战中曾被德国士兵称呼为“容克大婶”。这种飞机最初作为货机问世,但并不十分成功。在1930年代初,开发商容克斯公司又对其进行了大幅度的改进,将单引擎的设计改为三个引擎,并作为客机投入了民用市场。

游民星空
三引擎的Ju-52是二战前一种广受好评的民航客机

  这一修改极大提升了该机的性能和可靠性,并让Ju-52在商业领域时来运转。不仅如此,它们宽大的客舱还可以进行种种改装,进而让其成为轰炸机和军用运输机。为此,在1934年,德国空军向容克斯公司订购了1200架Ju-52,其客舱大部分被改装成了炸弹舱,但同时也保留着在短时间内改回运输机的能力,以便在新式轰炸机服役后转回运输之用。

游民星空
空投炸弹中的Ju-52

  这些改装版Ju-52参加的最著名战斗,发生西班牙内战期间。在战争爆发之初,它们纳粹以“民航客机”的名义派往西班牙,帮助佛朗哥政权运送人员和物资,但它们有时也会携带若干枚250千克的炸弹。1936年8月,在一次例行任务时,这些Ju-52与一艘西班牙共和政府的战舰遭遇,后者并没有意识到Ju-52携带了炸弹,因此被炸了一个措手不及。而另一个例子发生在1937年的格尔尼卡,作为空袭部队之一,Ju-52集群携带炸弹摧毁了整个城市,而这次轰炸不仅成了史上首次对平民的大规模毁灭性空袭,也成了毕加索同名名画的灵感源泉。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孤岛惊魂5专区

1 2 3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最后的防线
石家庄人的一生只有一种不幸,那就是离北京太近,离天堂太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