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拜访了一位游民大神 他的工作竟和“辐射”有关

路易基
2018-03-31 21:56:07 浏览:0 0

  上一篇耗子105的故事发布之后,头一次在评论区感受到了大家的人情味,抛砖引玉般的,不少玩家也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和感触,浮躁社会,芸芸众生,相聚游民,天下玩家便是一家。这次,笔者亲赴六安,给各位带回来了耗子的评论区基友——君莫泣的故事。

  经过多半天的路程,到达六安已是华灯初上,去往宾馆的路上,见识到这座安徽小城竟出乎意料的繁华,次日清晨,隔着一碗热腾腾的郁兴发牛肉汤,我见到了君莫泣,可以说放到人群就看不见的一位,浑身上下透露出“普通人”三个字,这倒是和本次的主题十分贴合,君莫泣与笔者年龄相仿,但是打扮和面相略显成熟。饭后,我们去往君莫泣的家,正值春日微风拂面,走在这个江淮小城的街道上,能感受到一片宁静祥和,他说;“六安小城市,生活节奏慢,车也慢,人也慢。”

游民星空
六安母亲河淠河穿城而过

  君莫泣的屋子属于典型的“宅男”风格:一个手办柜、一台电脑和床组成了画面的主要部分,君莫泣说最近他的PS4最近在吃灰,因为新买的Switch到货了,说到这里,他突然压低了声音,在去到他家之前,我们就已经商量好:“千万别提PS4和Switch是我买的,”君莫泣略带尴尬的说,“即便是花自己的钱,爸妈也不太赞同我买游戏机,我都是说中奖或是朋友送的,省的被他们说。”其实,他父母对游戏和游戏机的抵触是有渊源的,要知道,在君莫泣的小时候,就是他父亲主动给他买的人生第一台电脑,也是这台电脑,成为了他妈口中的一个梗,无论什么时候提到他学习不好,总会说“都怪你爸当初给你买了个电脑”。

游民星空

  “在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爸就从深圳那边给我买了一台电脑,”君莫泣回忆道,“那时候我敢说全校只有我一个人有电脑,就是那种大屁股显示屏的,当时花了有万把块钱。”父亲的本意是让他学习的。如今甚至已经记不清当初到底是让他学些什么,“我爸只是觉得我对电脑感兴趣,也比较溺爱,然后就买了”,但显然,他低估了电脑对一个孩子的吸引力,“就像是金山银山,当时知道个屁,啥也不知道,啥也不想知道,开机,打cs”。现在想来,君莫泣对于这事的感觉算是痛并快乐着,

  虽然辜负了父亲的期望,但是这台PC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除了自己嗨,同样也吸引了很多小伙伴一起玩,那时候君莫泣俨然一幅孩子王的风范,“那时候《暴力摩托》、《抢滩登陆》、《极品飞车3》什么的都玩过,买过不少盗版碟”他说,“真正印象深刻的还是玩《仙剑》。”君莫泣从小就算是一个仙剑粉了,“仙剑1、3、4都玩过很多遍(君莫泣觉得2代剧情不好),自己查攻略刷各种结局,”他说,“那时候真觉得仙剑就是这世界最好玩的游戏了。游戏里面的诗我都能本子抄下来,有些甚至还能背下来。”初中时候,君莫泣的语文老师经常鼓励同学们写文章,也会挑选好作品在课堂上朗读,君莫泣那时候就写过仙剑3的作文,“就是那种500字一页的大本子,一写就是好几页”,还引发了同学之间的争相传阅,甚至还有催更的,至于他写的内容呢?君莫泣笑着说:“其实就是仙剑3的剧情,我用自己的写了出来。如果那个时候能坚持下来,或许我也能成天蚕土豆,我爱西红柿了。(笑)”谈到仙剑的现在,他说:“自从姚壮宪开始众筹,仙五和仙六出来,现在就是黑粉了,仙剑已死。”

游民星空
君莫泣也爱看动漫,海贼王是他喜欢的作品之一

  我们在六安市内转了转,城区并不大,但古城建置历史悠久,市内既有英布墓以及分别建于北宋和明朝的“双塔摩青”,也有新兴的高层林立。走走停停半日之后,行至他家不远一处广场,君莫泣略显喘息气,趁我拍照的间隙坐在一边休息,1米76个头的他并不显胖,“主要坐车上班,上班总坐着,回家电脑一开又是坐着,晚上还熬夜,不到两点睡不着...”,当然除了宅属性导致的缺乏锻炼,这位兄弟身体上也算是命运多舛。

游民星空
远处就是宋代的北塔

  君莫泣初中打球摔断过胳膊,高中因为胆结石,整个胆被切除了,用他的话说,自己成了“无胆英豪”,这和他高中时玩的游戏不无关系。这位儿时的仙剑粉,从那之后一直对仙侠题材的作品感兴趣,于是那时候就非常沉迷《诛仙OL》,“当时为了游戏省吃俭用,几百块点卡,全是不吃早点省下的,”君莫泣的病也是因此留下的病根,他回忆为这游戏得花了好几千,算是本人的“氪金初体验”了。

游民星空

  他喜欢在游戏中扮演一个侠骨热肠的形象,在帮会中经常帮助小号提升,遇到自己人被蹲也积极前去解围,连前任帮主在AFK之后也把位子让给了他,。“君莫泣”也是当时他游戏中一直使用的ID,后来,也是因为账号被盗退坑了。当时和君莫泣一起的玩的还有几位死党,他们也是一路玩到了如今,其中一位,还曾经在君莫泣大学毕业之后的迷茫待业期,帮他找到了第一份正式工作。

  后来爱玩的君莫泣考到了合肥一所大专,就像很多人的大学一样,用他的话说就是“大专这几年算是个遗憾”,最疯狂的一次,君莫泣甚至和朋友在网吧连着玩了24小时,而如此让他热衷就是那时风靡校园的《英雄联盟》,之前玩过澄海3C的君莫泣,在大学很是沉迷lol,即便现在他也会时常玩上两局,不过君莫泣一直不是高玩,S3以来到如今最高段位不过黄金3,“刚开始玩的那会就是炮灰角色,就玩龙龟,滚过去E嘲讽,然后屏幕就黑了,”他笑着说,“就是那样,一局基本都是黑屏状态,我还乐的津津有味。看他们杀人,比我自己杀都高兴...”

游民星空
自己定制的战队服

  他说自己很喜欢这种几个朋友一起玩的感觉,除了自己的同学,通过他lol也认识了很多天南海北的朋友:四川的、东北的、天津的、甚至还有夫妻档,整天在一个yy里热闹。君莫泣还特意上淘宝定制了队服,他从箱底掏出来那件皱巴巴的T恤,上面印有“Sky Knight”的队名,下面是每个人擅长的英雄,这件是当时他常玩的辅助莫甘娜,他们还曾穿着队服去网吧五连坐,当时“感觉别人看我们的眼神像看傻X一样”。虽然君莫泣lol水平不高,但是却是情绪最激动的那个,动不动就会化身喷子,甚至连队友都不放过,他给我看过自己录制的战队比赛视频,可以说十分慷慨激昂了。

游民星空
太过羞耻他本人表示就不放出来了

  如果说《仙剑》代表了君莫泣儿时的游戏的记忆,那么《刺客信条》算是开启了他的3A大作之旅,那也是在大学的时候,君莫泣说自己之前从未接触过类似的游戏,“当时玩《刺客信条2》,开场那段老色鬼爬上钟楼,响起来刺客信条经典的BGM的时候,我TM就变成刺客脑残粉了,然后,这游戏还能爬墙?还能这么玩?再换上刺客服,帅到惨无人性,当时刺客2、兄弟会、启示录三部曲每个都玩了好几遍,老色鬼的一生都能背下来了。”说到《刺客信条》的时候,一直坐着的君莫泣突然站了起来,眼里闪着光,“有段时间,手机铃声都是艾吉奥家族 BGM里的啊啊啊啊啊啊~走在街上手机铃声一响感觉自己就是刺客。后来大革命出来的时候差点变育碧黑,毕竟bug信条不是开玩笑的,心疼特意换的新显卡。”

游民星空
水杯都是刺客信条

  君莫泣笑着说自己偶尔还幻想自己能去育碧工作,还自己脑补了一个中国版仙侠范儿的《刺客信条》剧情,现代背景的主角设定为金发黑瞳的混血儿,由刺客组织的女主带入门,穿越回古代中国来寻找伊甸神器,中间穿插上二人的爱情故事,最后还是要以大义灭亲杀掉女主为结尾...总之君莫泣觉得,“自从戴斯蒙死了之后,游戏的剧情越发不够人性化了,不接地气了,万物皆虚万物皆允的信条甚至都不再出现了,一代代刺客越发神性,让人很没有代入感。”

  转眼到了大学毕业,君莫泣又面临了新的危机。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人点赞
0人订阅
走近游戏人,听听他们的故事。
30天
我去拜访了一位游民大神 他的工作竟和“辐射”有关https://imgs.gamersky.com/upimg/2018/20180331104909621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