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人怎么谈恋爱?七夕,我们来盘一下中国动画界的神仙眷侣

动画学术趴
2019-08-07 22:31:15 浏览:0 0

  文/ 呼风 

  “来看看动画人里的那些神仙情侣吧”。

游民星空

  虽然农历七月初七的这个节日一开始只是源于古代妇女对“心灵手巧”的渴望和对勤劳的传承,但是融入了牛郎织女爱情传说后,七夕这天连空气都弥漫着粉红色。明天这个节日又将悄然而至,相信你的朋友圈里已经准备好被小情侣秀恩爱的浪潮掩盖。

  那么今天在这里,我也顺下潮流,与你们聊聊动画人的爱情故事。

  昏天黑地都在“肝”的动画人有爱情吗?你可能不知道,动画圈内的确有不少神仙眷侣,他们不仅都深爱彼此,且在工作上也互相鼓励,造就了不少优秀动画作品,也成就了一段段佳话。

游民星空

严定宪 X 林文肖

  “谈恋爱的内容就是画连环画,一举两得,既可以聚在一起,又可以提高业务,提高构思、构图、讲述故事能力,对后来做导演很有帮助,就这么坚持了好几年。”——“裸婚”的两位老师为了维持生计,很大一部分时间都帮人画连环画,赚点稿费。

  严定宪、林文肖两位老师,动画前辈里的一对神仙眷侣。

  他们相识于学生时代的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因为全国的院系调整,他们来到了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专业。那时候,年纪尚小的他们依然是同班同学的关系,爱情的种子尚未萌芽。

游民星空
图片来源:24号楼

  而缘分也非常奇妙,1953年,毕业后的他们又一起被分到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虽然共同参与了动画片《骄傲的将军》的制作,但当时一个在动画组,一个在原画组,工作上并没有太多交集。直到一天休息的时候,林文肖老师正在画画,严定宪老师就跑到了她的桌边。

游民星空
图片来源:24号楼

  “那时我正在画画,手搭在桌上,他的手就这么搭上来了。我抬头一看,这是怎么回事,就把手收回来了,我们就这么开始的。”

  在工作上,他们就互相帮助,搭档造就了《舒克和贝塔》、《哪吒闹海》、《金猴降妖》等我们耳熟能详的作品;而在工作以外,因为这么简单的开始,他们也收获了一份相伴一生的爱情。退休后的林文肖和丈夫一起画画、写书,偶尔在采访中露面时,两位老人言语间依然是对动画的不减热情。

游民星空

王川 X 武寒青

游民星空

  后来的每一天,他都会在中午和晚上来看我,握着我的手陪我聊个把小时的天。他常说这一次他心疼得心真是碎掉了。我手术后的状况一天天好起来,他也一点点地努力在适应。他要倾尽全力让我吃好养好,并从哲学高度上说服我彻底放下工作,活好每一天。——摘自武寒青《治疗流水账》

  是《魁拔》系列,让王川和武寒青两位更多地走进了大众的视野。

  在北大上学的时候,武寒青所在的82级文学专业里有三对班对,但武寒青与王川这一对被很多人极力反对,老师还曾组织开会批斗王川,“软硬兼施”让俩人分手。

  未名光影中的一篇文章里写道,武寒青曾经回忆:“王川那时候是一个挺另类的,挺叛逆的人。刚刚入学的时候,他是团支书我是班长,都挺主流的。但我是真主流,他则成天玩行为艺术,比如把一条床单中间挖个洞就披在身上到处招摇,或者拄个拐棍在校园里转悠,就是那种青春荷尔蒙无处释放、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生瓜蛋子,在外人眼里显得超级不靠谱。”

游民星空

  但王川的特立独行反而很吸引循规蹈矩的武寒青,王川与众不同的新观点让她感到很新鲜。

  “不靠谱”的王川为了毕业后能留在北京和武寒青在一起,考上了社科院的新闻研究生。后来在1992年,武寒青想做动画,便一把拉来了在《人民日报》海外版的王川来救驾做编导。王川彻底辞了职,又拉三个朋友,就这样与武寒青一起创造了一个新世界,孕育《魁拔》的青青树雏形就这样出现了。二十多年来,两人的默契促成了十几部高质量动画片,青青树团队也拿到了不少重要奖项。

游民星空
当年青涩的青青树团队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人点赞
0人订阅
微信公众号搜索「动画学术趴」关注,与你一起见证中国动画的未来。
30天
动画人怎么谈恋爱?盘点中国动画界的神仙眷侣https://imgs.gamersky.com/upimg/2019/20190807174719717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