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摄影师到制作人 《绝地求生》总监是怎样吃鸡的?
2017-09-13 20:53:34
loading
0人评论

(本文编译自Polygon,原文作者Blake Hester,文中内容稍有改动)

  “我觉得自己是整个游戏圈最幸运的人。”布伦丹·格林(Brendan Greene)如是说。就在六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忐忑不安地和同事们把耗时一年开发的游戏放上Steam发售。而仅仅半年的光阴,这款名叫《绝地求生:大逃杀》的游戏销量就已突破了1000万,格林也因此而名声大噪。

游民星空

  布伦丹·格林,这个“不务正业”的男人、家中的“不肖子”,年少时就经常被爹妈威胁“你这样以后肯定是要睡大街的”。而如今他已经成了千万级销量游戏的创意总监。对于一个已经年过四旬、此前从未想过要从事全职游戏开发的男人来说,幸福来得真是太过突然。

  每当谈起《绝地求生》,格林的激动之情都会溢于言表,他总是一遍又一遍地感慨自己是多么幸运、心情有多么激动。同时,他也将《绝地求生》视作一个回馈同好们的一个机会——他决定帮助那些和自己一样自mod社区发家的同行们,从他们当中发掘出下一个“绝地求生”。

游民星空

  为了更深入地了解这一切的发端,我和格林谈了谈他最近这“风生水起”的一年,我想知道在这过去的365天——特别是在游戏发售的这六个月时间里,他的生活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他本人又是如何看待这神奇的365天。

需要感谢的人太多了

  格林说,他想要回报感恩。

  一年前,格林一头扎进游戏开发当中。为了工作方便,他迁居到了离蓝洞工作室较近的韩国首尔。虽然格林是个土生土长的爱尔兰人,不过据他所言,他此前就有过异国生活的经验,所以旅居韩国并没有让他感受太强的“文化休克”。尽管学习必需的入门级韩语还是有点困难,不过格林表示:只要能让他做自己的游戏,他愿意住在任何地方——哪怕是“一个露天小棚也行”。

  《绝地求生》的游戏设定非常简单。100个玩家降落在在一张延展的地图上,只为了一个目的厮杀搏斗——活下去。本作扣人心弦的地方在于:开局时玩家们没有补给、没有装甲、没有武器,啥都没有。玩家们在整局游戏中,要在躲藏、自卫、杀戮的同时搜刮各类装备。如果你不幸中枪死亡,那游戏也就结束了。阵亡的玩家不能“复活”,只有重新再开一盘。这样的游戏类型就叫作“大逃杀”,一定程度上来说,它是由2000年上映的一部同名日本电影启发而生的。

游民星空

  原本格林只在《武装突袭》和《H1Z1》的mod上实践过自己的“大逃杀”模式。还是蓝洞工作室慧眼识金,向格林抛出了橄榄枝,邀请他把自己的设想运用到Bluehole出品的游戏当中。于是乎,格林就有了一间办公室、一笔预算以及一支共事的工作团队。

  时光飞逝,到了2016年年末,格林和他的新团队正为游戏的制作忙的焦头烂额,不过格林笑言,这样的生活要比之前漂泊巴西、身无分文,靠摄影勉强糊口的日子安生太多了。但这样“平静”的日常也没持续太久,到了2017年4月,格林的生活又发生了巨变——至少是在某些方面变了。

  “我的生活其实变化不大——只是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跑得地方是真tmd多。”格林所言非虚,就在他说这话的当下,一年一度的Gamescom游戏展悄然落幕,《绝地求生》举行的首届线下邀请赛战火刚熄,格林也还未洗去德国科隆之旅的风尘。结束科隆之行后,格林在阿姆斯特丹流连了一段时间。就在接受采访的几个小时之前,他搭乘游船上观光了一番。

游民星空
格林和朋友们在阿姆斯特丹搭游船观光

  “(最近)我去了西雅图的T.I.现场,之后赶赴阿姆斯特丹进行会谈,紧接着飞科隆,几天后再回阿姆斯特丹,又去参加了PAX West;恰逢宝贝女儿过生日,我回了一趟爱尔兰的家,随后匆忙去参加葡萄牙举行的D.I.C.E峰会。”这还不算完,时值九月,东京电玩展和巴黎游戏周也是近在眼前,还有5、6个项目等着格林飞过去参加。“所以,我其实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哪。”

  拿格林自己的话来说,他最近“跑的地方超tm多”,而这其实要归因于他想和《绝地求生》的粉丝们见见面。这个粉丝的数量可就太多了。格林一直坚信自己的游戏会获得成功。在把游戏交到Bluehole手上时,他就曾豪言“(《绝地求生》)会在一个月内轻松卖出100万份”。有趣的是,《绝地求生》只用了16天就实现了百万目标——4月23日它以抢先体验的形式登陆Steam,5月10日销量便破了百万。对于格林本人来说,100万的销量就是“绝佳的证明”。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绝地求生:大逃杀专区

1 2 3 4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明镜Mirror
我是死宅,没救的那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