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如何面对“辣眼睛”的《莎木3》预告片?
2017-09-29 20:08:06
loading
0人评论

  凌晨5点半,59岁的铃木裕走出了家门。

  街道上行人不多,只有零星的跑步者和小商贩正开始一天的活动。铃木裕和他们不同,他通常一个人闲逛,有时还会驻足观察天边橘红色的朝霞和眼前灰黑色的马路。

  “一个怪人。”邻居这样评价他。

  觉得铃木裕奇怪的不止邻居,还有媒体。当《莎木3》预告片被指责“人物表情呆板,看着让人难受”时,铃木裕却淡淡的说:“那是临时的,还有这儿,都是临时的。”

  “奇怪的回答。”记者们这样说道。

《莎木3》预告:

不会做预告片的公司,做不出好游戏?

  媒体的惊诧不难以理解,作为电子游戏泰斗级人物的铃木裕,怎能不知道游戏预告片有多重要?

  尤其是在信息和感觉都被高度碎片化的当代,一小段预告片作用,早已远远超过了它本身的承载。

  《死亡岛》那散发古典艺术气质的预告片一经面世,该作就带上了当年“最受期待作品”的桂冠;《刺客信条》的预告片通过运用最为华丽的剪辑技术和运镜手法,使该作立刻成为那年的“最大黑马”。

游民星空
《刺客信条》的预告片截图,它成功为作品吸引了不少玩家

  还有《无人深空》……

  这些作品的实际素质差强人意,涉嫌“过度夸张宣传”、甚至是“诈骗”问题。但碎片化时代,驱使大部分人的审美被切割成彼此不相干的小段儿,能够被把握住的,仅仅是瞬间的感官快乐。

  于是时代和审美一拍即合,叹为观止的预告片,总是层出不穷。它们深谙将游戏作品包装之后的震撼感,最大面积的糊在玩家的脸上,我们对于游戏的一见钟情,不知不觉之中被建立起来。

  《死亡岛》一代作品预告片的费用是27.3万美元,3分06秒的长度,折合1秒=1450美元,这还未包括宣传预告片的推广费用;《刺客信条》一代预告片的费用虽然查询不到,但只会更多。

  感谢预告片的一鸣惊人,《死亡岛》和《刺客信条》成功激起了玩家和媒体的兴趣。得益于这种助推,前者的销量达到了464万,而《刺客信条》1代的销量则最终突破了千万大关:从这个角度看,预告片的投资无疑是一笔划算的生意。这也是为什么,在目前的游戏圈,即使一部作品有着种种先天的不足,也会精心做好预告片,以实现某种先声夺人的效应。

游民星空

  但是《莎木3》预告片的质量,甚至让人根本看不出这样投资的底气。但即便不采用重金打造的方法,《莎木3》还可以通过截取一小段儿试玩,或者一个已完成场景的详尽演示,尽量彰显《莎木3》的魅力。

  于是我们可以这样推测:1:《莎木3》经费极为有限,甚至连打磨一部优秀预告片的经费都没有——铃木裕真的没钱了;2:铃木裕其实什么都没做,《莎木3》依然停留在很原始的开发状态。

没钱的铃木裕

  铃木裕的确像是没钱的样子。他常常穿着一件普通质地的灰色外套,搭配浅色T恤和黑色便鞋。8点10分左右,他通常第一个来到公司。

  他的办公桌不大,没经过特别的装修,即不像欧美制作人那样摆满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也不像日本制作人那样摆上三四个电脑屏幕。

  “他一点也不像个社长,很奇怪的感觉。”——公司的保安这样评价。

游民星空

  但铃木裕从未尝过缺钱的滋味,《莎木3》也不算捉襟见肘。

  铃木裕早年生活优渥:父母是钢琴教师,爷爷拥有一栋酒店。他冒出想当程序员的念头,源自他觉得程序员的名称很酷,后来在世嘉的经历,让铃木裕衣食无忧,名利双收。即便《莎木1》《莎木2》折戟沉沙,销量不佳,铃木裕依然在世嘉拥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莎木3》也是如此,众筹阶段连续打破100万、250万、500万的速度记录,最终的众筹金额停留在633万美元。 而将《莎木3》放上Kickstarter众筹平台,是为了看看玩家对于《莎木》是否热情依旧。随后sony就已经声明,在《莎木3》的开发中,索尼将会尽可能的提供全方位支持。

  距外界推测,《莎木3》的开发经费,目前应该是1000万美元左右,并且还会继续追加。

游民星空
莎木3的众筹页面,其中获得的玩家捐助超过了600万美元

追求“湿度”的铃木裕

  铃木裕的工作作风的确和很多人不同。早上9点——下午1点他很少参与讨论。这段时间是有关程序的诸多问题,铃木裕是程序员出身,却极少对技术方面发表意见。

  但如果到了2点之后,特别是要讨论一段人物对话,或者场景中的动作演示的时候时候,他将会主导整个会议,他总是不断询问制作人员:“你们谈过恋爱吗?练过拳法吗?被人拒绝过吗?和人比试过吗?”

  拿铃木裕自己的话说:“游戏不光要有温度,还要有湿度,更重要的是温度和湿度要配合完美,这样的作品才算合格。”至于什么叫“湿度”,很少人能够理解其中含义。

  “有时真是让人觉得很尴尬。”他的员工这样说道。

  对于“湿度”的追求,贯穿铃木裕整个的生涯。《hang on》时期,他曾带领整个团队在赛车场疯狂飙车,制作《法拉利F355》的时候,他真的租了一辆法拉利让制作团队每天都必须亲自驾驶1个小时;为了《VR战士》,他来到中国请教八极拳大师并要求人家打他几拳;《莎木》呢?他开始对长城故宫流连忘返,拍摄了数千张照片和数十小时的影像资料。

游民星空
为制作VR战士,铃木裕曾亲自来到中国请教过八极拳大师

  除了游戏。

  铃木裕很少去参考分析其他同等类型的游戏,他更对玩游戏毫无兴趣,只对做游戏不能自拔。

  “我理解的‘湿度’,就是让玩家闭上眼睛,也能感受到游戏的氛围,比如《莎木3》最初的预告片,虽然看上去是《莎木》,但湿度完全是加州阳光的感觉,这样不太对。” ——2015年E3之后的2个月,铃木裕这样说道。

  “湿度”的确是个好东西,它可以让游戏更加真实,具备更强的心流体验。但追求“湿度”的代价,也往往沉重。它会使游戏开发的速度变慢,短时间之内显的毫无进展。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莎木3专区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果其然
“2手电子游戏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