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Fun:关站诚可悲,但更可悲的是被一遍遍救活

phxfed 2018-02-10 20:51:01 浏览:0 人评论

  2月2号上午10点20分,应验了此前坊间的流言,那些熟练地尝试打开网站刷视频来消磨时光的用户会讶异地发现:AcFun再也登不上去了,留给他们的只有“无法连接到网站”的冰冷提示。也许很多人从未访问过,抑或已经离开了这个网站,但听到这个消息未免感到惊讶。哪怕有再多的预兆,这个仍然留存有不小影响力的老牌网站顷刻之间轰然倒塌依然超出了最坏的预期。

  不可否认,虽然名头尚在,但AcFun在互联网的地位已经逐渐边缘化,听闻过它存在的不在少数,却少有常驻其中的忠实用户。这种尴尬在对“A站倒闭”的新闻报道中可见一斑:闻风而来的科技记者们开始集中撰写相关稿件,但显然他们对于A站的文化并不怎么熟悉,“AcFun曾承诺到死都不收用户一分钱”、“A站用户自称为‘猴子’”之类的误解和谣言在正式的报道中屡见不鲜。

游民星空

  那些由“Acer”(AcFun用户的真正自称)建立的群纷纷把群头像改为了黑白的AC娘以示悼念,或者有苦中作乐的直接把群名改成了“哔哩哔哩干杯”来祝贺B站失去了最强劲的对手:“今天起我们都是B站用户了,干杯(゜-゜)つロ”。更有甚者,还真将当年为风雨飘摇的A站所创作的《AC娘的重生》作为BGM对着AC娘的黑白照烧纸钱。

  “走过路过的,给土妞上柱香吧。”

爆炸Fun

  我想起了第一次遇见A站的情形。那是2009年年中,彼时还没有微信微博知乎,百度贴吧人头攒动,空气中充满了夏天的闷热和躁动。刚经历过了不平凡的一年,人们乐于在网络上休养生息发挥自己的创造力。“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人生就像茶几,茶几上放满了杯具”、“贾君鹏你妈妈叫你回家吃饭”之类的网络流行语都在那时候诞生。当时的魔兽世界吧一分钟新增的帖子能刷三页,就在那儿有人发帖贴上了A站的地址,内容是《春哥神曲三首》,空耳弹幕的娱乐性瞬间让我爱上了这个网站。

游民星空
《AC娘的重生》视频里充斥着各种日期的弹幕

  然后……没几天A站就爆炸了。我注册到现在的账号,还要等到2011年。因为各种原因的宕机早已刻入A站的基因当中,每一个老Acer都习惯成自然,可以做到坦然处之,乃至于官方也丝毫不忌惮以此取乐。A站在知乎的机构号几乎每天都在玩“我就没见过比我还能爆炸的网站”的梗;当人们询问客服为什么A站上不去时,得到的回答总是“这不是很正常吗?;而官方的“香蕉商城”里也一直在售卖名为“AC药丸”的虚拟道具。

  由于爆炸得炉火纯青,2012年甚至借着旧系统磁盘损坏导致炸站的机会完成了跳票多时的网站改版,颇有用爆炸带来的冲击力发射火箭的幽默感。因为每次出事之后人们都会跑到《AC娘的重生》视频弹幕里打卡,形成了现在这个充斥着不同日期打卡弹幕的弹幕池,一方面体现了众人对A站深切的爱意,另一方面也表明了A站的爆炸到底有多频繁。

游民星空
管理员用服务器下片导致炸站被调侃了好几年

  细数起来,你能看到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炸站理由:线路中断、服务器磁盘损坏、DDoS攻击、机房改造、被关停、尝试修复旧视频时技术失误、管理员下小黄片把服务器硬盘占满……所有想得到的、想不到的可能性,都在这片伟大的试验田上诞生,堪称互联网炸站博物馆。不稳定的服务,始终是A站崛起的一大阻碍。

游民星空
早在刘炎焱上任时A站的用户体验便饱受诟病

  如果说不定时的无法访问已经足够挫伤用户积极性,那么网站层出不穷的bug更是雪上加霜。早在引用新浪视频源的时代,就偶尔会因为新浪方面改变规则而出现各种视频错乱,这些故障一般会很快修复;可后面多次改版之后,经常会出现登录账号混乱、无法评论、视频无法加载等问题,且技术人员总是多方推诿,将这些问题归因于前任的开发不规范,修复进程迟迟不见起色。于是人们也就都调侃“修复的时间都够重新开发一个系统了”、“技术猴怕不是美工猴兼职的”。频繁故障、视频源更换、改版前后的兼容性问题、数据失窃……种种困难将A站的“历史资源”破坏得七七八八,在本次的倒闭危机之前,《AC娘的重生》中那句“细数往日收藏,循环播放”便早已是天方夜谭——绝大多数老视频都无法播放,能够播放的部分视频里原有的神弹幕也残缺不全,从增加乐趣的技术变成了有碍观瞻的乱码。

游民星空
百度指数历史记录显示A、B站之间的差距在2014年末才彻底拉开

  在网页端用户体验已经如此糟糕的情况下,很难想象事情还有多少恶化空间。很不巧,A站的App却偏偏突破了大家想象的下限。尽管历经多次迭代,闪退、视频无法加载、弹幕发不出去、意见反馈的提交按钮无法点击等阴云却始终萦绕不散。移动端视频近年来一直是业界发展的风口,AcFun的App却在瘆人的用户体验拖累之下硬是飞不起来,与早早地在移动端布局的哔哩哔哩产生了鲜明对比。从搜索指数上看,AcFun与哔哩哔哩真正拉开差距其实是14年后的事,网页端的发展上限让A站一直停滞不前,无法吸纳更多新用户,就无法得到发展空间。就像移动端布局失败让百度在BAT中掉队一样,A站真正掉队是从移动端的碰壁开始的。

育母AC

  再怎么说,如果只有数不清的bug,A站又怎么会得到这么多人的怀念呢?发展过程中的一步步错棋,也绝不能抹杀它作为先驱者所创造的辉煌文化。仅仅在niconico之后半年便正式建站的AcFun面对的是一片广阔的蓝海市场。十年虽然不稳定但漫长的岁月里,蓝蓝路、操帝、金坷垃、葛炮、少主、元首等今日看来已经耳熟能详的文化符号经由一代代UP主之手创造或发扬光大,时至今日,这些元素已经成为了弹幕文化的基础,仍然在鬼畜和全明星视频中被广泛引用。

游民星空
偏大的用户年龄让A站的话题更具社会性和生活性,而这些话题更容易塑造信任感

  更令人舍不得的,是A站简便易用的评论系统以及因此营造的“家庭氛围”。由于用户的平均年龄较大,A站的评论有着更多的社会属性,在那里能看到键盘政治局常委指点江山、能看到专业人员分析经济和城市规划,而个人事务向来是受到欢迎的,服装搭配、电脑组装、资源分享、保险理财、工作情感无所不包,玩梗、接龙、挖坟、打卡感谢UP主日夜不缀。评论区的存在让A站不只是一个弹幕网站,更是一个可以在工作学习之余谈天说地的自由空间,这种充分交流滋养了一种大家庭般的归属感。尽管被指责过分看重评论会打压UP主的积极性,但“评论才是本体”向来是A站的精神,伴随着屋外的鞭炮声和密密麻麻的弹幕看AcFun春节联欢晚会,与评论区的朋友相互道贺永远是最温暖的回忆之一。这也是为什么AC匿名版的人会将主站称为“土妞”,在他们眼中,AC娘就像是盖茨比,在纸醉金迷的生活中依然能保持淳朴和初心,却也逃不掉被金主玩弄抛弃的命运。

游民星空
这套老旧的主页沿用了4年有多

  这帮最热爱网站的用户碰上的刚好是最不热爱网站的投资人和管理层。初代站长xilin起初只是将A站作为个人爱好发展,但网站的蓬勃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期,也超出了他作为在读学生的掌控能力。网站的技术几乎从未升级,人手短缺导致时常出现稿件无人审核,服务器不时宕机的局面整整持续到2010年xilin用400万价格将A站抛售以后。这段时间的访问不稳定直接让A站用户徐逸创建了类似的网站mikufans,也就是后来的哔哩哔哩——若不是疏于管理,这个后来的对手甚至不会出现。

游民星空
因为审核疏忽导致的“千人同撸”奇观,凸显了AcFun的管理问题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人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