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民星空 > 攻略秘籍 > 资料 > 正文

《杀出重围》系列剧情 系列剧情及游戏特色介绍

2016-08-20 19:01:53 来源:百度百科/大众软件 作者:未知 我要投稿

第3页:杀出重围-伊卡洛斯效应

展开

杀出重围:伊卡洛斯效应

  Deus Ex: Icarus Effect(2011)

  《杀出重围:伊卡洛斯效应》是《杀出重围3:人类革命》的前传小说,后来根据其小说剧情又制作了游戏《杀出重围:陨落》。

  下面这篇文章非常清楚的讲述了《杀出重围:伊卡洛斯效应》小说和《杀出重围3:人类革命》游戏的全部主要剧情,有助于玩过游戏却搞不清剧情的玩家详细、有条理地了解整个故事的始末。

  他们无法阻止我们,他们无法阻止未来(本文发表于《大众软件》11月中)

  “现在是2027年,我们见证了最伟大的发明创造,见证了科学技术的飞跃,却也目睹了全球范围的混乱,经历了最险恶的阴谋。” ——亚当·杰森

  我之前并未体验过《杀出重围》系列的前两作,只知道这个系列一向是叫好不叫座,第一作发行的时候貌似还无比倒霉地撞上了《暗黑破坏神2》,以至于在一片赞誉声中却没能赚到多少钱。是吾友的热情推荐让我对《杀出重围:人类革命》产生了兴趣,于是在一年中最忙的时间段里抽空一口气玩下了三周目,而后又疯狂地寻找《杀出重围》和《杀出重围:隐形战争》进行补课,想要更好地了解这个希望与绝望并存的世界。

  Give me a story——前传小说与游戏剧情

游民星空

  暴君小队的故事——《杀出重围:伊卡洛斯效应》

  发售于2011年2月22日的《杀出重围:伊卡洛斯效应》可以被看做是《杀出重围:人类革命》的前传,这部小说为游戏的剧情进行了大量的铺垫,一方面详细介绍了游戏里众改造人Boss“暴君小队”的来历,另一方面则为《杀出重围:人类革命》中即将到来的社会剧变做了铺垫。

  在书中,伊卡洛斯效应特指一种社会现象:当社会中出现了一些极端优秀的个体的时候,整个社会将会牵制甚至阻止这些个体的发展,进而阻止社会剧变,保证自身的稳定。暴君小队就是实现伊卡洛斯效应的一件工具。暴君小队阻止社会剧变的方法非常简单直接——杀死那些”飞得太高太远”的人,让这些人在对社会造成重大影响之前陨落,一如神话中飞翔太阳却坠落身亡的伊卡洛斯。(所以以这本小说改编的游戏,名为《杀出重围:陨落》)

  本·萨克松(Ben Saxon)曾是英国特别空勤团的成员,在退出部队之后,他转而投效了私人军事承包商钟楼联合公司(Belltower Associates Incorporated,在游戏中这家公司的雇佣兵几乎是随处可见)。到2027年的时候,萨克松已经成为了钟楼联合公司的精锐部队第六突击组(Strike Team Six)的指挥官,并被派往澳大利亚执行雨鸟行动(Operation Rainbird)。雨鸟行动的目的是消灭澳大利亚内战中的一支反对派势力,然而这次原本被认为轻松愉快的任务却在半路上发生了变故。一架无人驾驶的飞行器突然出现,击落了第六突击组乘坐的运输机,第六突击组的成员大部分死于坠机,而侥幸逃生的一名队友也被折返的无人机杀死。被严重烧伤的的萨克松用榴弹发射器击落了无人机,随后便滚落悬崖,掉进一条暗河当中。

  一个叫贾戎·纳米尔(Jaron Namir,改造人3人组的头目,曾在以色列情报部门摩萨德工作,在新加坡被亚当·杰森击毙)的人救走了萨克松并将他送进医院。待萨克松痊愈之后,纳米尔邀请他加入暴君小队——一个自主行动的精锐小队,它的成员不但会获得最先进的武器和生化器官,还会获得远比正规军人要多得多的行动自由。纳米尔甚至还向萨克松保证,只要萨克松加入暴君小队,他就会协助萨克松找出把第六突击组送入陷阱的人。为了给队友报仇,萨克松答应了纳米尔的请求。

  在暴君小队中,萨克松结识了重武器手劳伦斯·巴雷特(Lawrence Barrett,在游戏中的FEMA基地被亚当·杰森击毙的那个壮汉)、叶莲娜·佛多洛娃(Yelena Fedorova,超级修长的双枪隐身女,在Picus电视台一战中被亚当·杰森击毙 )、来自德国GSG9特种部队的冈瑟·赫尔曼(Gunther Hermann,暴君小队的新手)以及狙击手斯科特·哈德斯(Scott Hardesty,对两个新手极不信任)。萨克松加入暴君小队后的第一次行动是前往莫斯科的诺沃尔·罗斯托夫旅店,在那里他们将要刺杀俄罗斯人类生化器官改造委员会的高官米哈伊尔·康塔斯基(Mikhail Kontarsky)。纳米尔声称康塔斯基与恐怖组织”神像联合体”(Juggernaut Collective)有瓜葛,甚至还和雨鸟行动的失败有关。暴君小队一路击败了康塔斯基的护卫,在一间密室中找到了康塔斯基。此时,一个正在和康塔斯基联系的名为雅努斯(Janus,罗马神话中的双面神灵)的人物通过视讯通话与萨克松进行了交流,他提到了一个名为杀戮间的地点(Killing Floor),并询问萨克松是否知道自己在为什么人工作。未等萨克松回应,在街对面的哈德斯就用狙击步枪杀死了康塔斯基。

  由于此事,萨克松开始对暴君小队的真实目的产生了怀疑,但在返回他们的运输机后,萨克松和赫尔曼都被打晕了。等萨克松醒来的时候,纳米尔告诉他暴君小组出现了叛徒,而这叛徒就在萨克松和赫尔曼之间。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萨克松和赫尔曼2人必须一决生死。随后纳米尔把只有一颗子弹的手枪扔给2人,让他们为争夺手枪而战斗。萨克松抢到了手枪,但他不愿意杀死赫尔曼。

  这时纳米尔突然阻止了人的争斗,告诉他们其实这只是一个测试,手枪里的子弹根本打不响。随后,他欢迎2人正式加入暴君小队,并展示了他作为冷血杀手的另一面——纳米尔在不执行任务的时候根本就是个居家型大叔。不过纳米尔的示好并未打动萨克松,他对暴君小队的不满越发增加。在回到了伦敦的高档公寓之后,雅努斯通过广告向他传递信息,再度询问他是否知道自己在为何人效力。萨克松未及深究,就被突然来访的佛多洛娃打断,2人在伦敦有了一夜之情。

  暴君小队在密歇根州的罗密欧机场集合,准备开始他们的又一次行动。这一次的目标是袭击底特律的萨里夫工业公司(Sarif Industries)的总部,阻止萨里夫工业公司开发一种被称为台风式爆炸攻击系统的生化器官组件,消灭萨里夫工业公司的研究团队,阻止这个团队去华盛顿参与国家科学委员会的会议。这次行动中最大的阻碍将会是一个名叫亚当·杰森的安保工作专家。虽然萨克松很想参与对萨里夫工业公司的袭击,但在出发前,他和哈德斯、赫尔曼被调往佛吉尼亚州,执行另外一个隐蔽任务。在到达任务地点之后,哈德斯告诉他们任务目标是刺杀斯科特·坦普尔,由于哈德斯对萨克松的能力的怀疑,他命令萨克松留在后方进行支援。

  任务进行的非常顺利,但是萨克松却在关键时刻放掉了一个没有武器的女性平民。哈德斯将他训斥了一番,但又说媒体将会把此事包装得对暴君小队有利。随后众人返回了罗密欧机场,却意外地发现巴雷特和纳米尔正在为对萨里夫工业公司的袭击感到担忧,并获悉暴君小队将在欧洲进行下一次重要行动,而佛多洛娃则在单独执行一项任务。

  在休息的时候,萨克松凑巧偷听到了纳米尔和哈德斯的对话。哈德斯一再声称萨克松是个满怀同情心的废物,在行动中只能成为累赘。但纳米尔则坚持认为萨克松有足够的执行任务的经验,他甚至还提醒哈德斯”如果有必要的话,暴君小队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被放弃”。带着疑惑,萨克松联系上了雅努斯,并从他那里获悉了纳米尔在飞机上的个人终端可以联系上”杀戮间”,而且这个终端的密码很可能就是纳米尔亡故的妹妹的名字。萨克松趁众人睡去后潜入纳米尔的办公室,并从纳米尔的终端上获悉暴君小队的掌控者启示会(Illuminati)会用意外事故的方式杀死所有新进成员的亲友,避免他们在将来的行动中分心。萨克松还没读完所有的信息,纳米尔便出现在他身后,承认自己才是导致第六突击组全灭的幕后黑手。萨克松没有战胜纳米尔的把握,他用电击枪射击终端,引发了的机舱的断电和火警。在一片混乱当中,萨克松逃进武器库,并且把试图阻止他的赫尔曼打得奄奄一息,又用电击枪对赫尔曼的眼睛补了一枪。随后,他又在驾驶舱遭遇了携带散弹枪的哈德斯。萨克松用灭火器遮盖了哈德斯的视线,躲进货舱,试图用那里的垂直起降飞行器逃生,却几乎被守候在那里的巴雷特杀死。在危急关头,萨克松用闪光弹挣脱了巴雷特,随即打开舱门跃向大西洋。在即将坠海的瞬间,萨克松启动伊卡洛斯着陆系统,勉强保住了性命。

  一个古怪的机器从海中出现,吞食了萨克松。原来这台机器就属于传说中的恐怖组织神像联合体。他们把萨克松带到了一个进行了电磁屏蔽的机库,在机库里,神像联合体的成员鲍威尔(Powell)和凯尔索(Kelso,萨克松在行动中放跑的女”平民”,前美国特工)、黑客D-Bar与萨克松一起登入了杀戮间,并获悉暴君小队将要前往瑞士的日内瓦。而与此同时,著名的反生化器官改造的组织人权前线(Humanity Front)的领袖比尔·塔咖特(Bill Taggart ,游戏中这个大叔将会多次出现)也将到达日内瓦。暴君小队计划在塔咖特到达万国宫时将其刺杀,进而将他塑造成为反生化器官改造运动的烈士,以此推动联合国对生化器官改造的限制。

  为了阻止暴君小队的行动,萨克松和神像联合体的成员们动身前往日内瓦。萨克松和鲍威尔带队袭击暴君小队的飞行器,而其他诸人则负责阻止一个将被用于袭击塔咖特的自爆汽车。萨克松等人在飞行器上发现了暴君小队的第三个基地”伊卡洛斯”,却在随后的爆炸中几乎被全灭。在最后关头逃生的萨克松通过无线电警告凯尔索行动已经暴露,却听到了纳米尔的声音。纳米尔威胁说他已经把凯尔索挟持为人质,如果萨克松不在大庭广众下杀死塔咖特,那他就会杀死凯尔索。萨克松不愿意让无辜的凯尔索送命,只得奉命前往万国宫。

  在途中,哈德斯给了萨克松只装了一颗子弹的左轮手枪,并再度警告萨克松:如果萨克松不奉命行事,巴雷特就会在视频网上现场直播虐杀凯尔索的全部过程。萨克松一路击败了钟楼联合公司的护卫,却在最后的关头拉开了塔咖特,让塔咖特躲过了哈德斯的狙击。塔咖特早就知道启示会的存在,他质问萨克松是否是”他们”派来的杀手。但萨克松却无暇顾及塔咖特,他直奔图书馆,并用仅有的一颗子弹射落吊灯,困住了潜伏在那里的哈德斯。在2人的格斗中,哈德斯用自己的生化手臂击伤了萨克松,但萨克松最后把哈德斯的武器捅进了哈德斯的颅腔,结果了他的性命。

  日内瓦警方开始追缉萨克松,负伤却又孤立无援的他只得向雅努斯求助。雅努斯告诉他所谓的”伊卡洛斯基地”实际上就是罗纳河上的一艘游艇,凯尔索就被关押在上面。萨克松挟持暴君小队的垂直起降飞行器登上了伊卡洛斯基地,提出要在一对一的战斗中结果纳米尔,从而解决两人之间的恩怨。在装备了更先进的生化器官的纳米尔面前,萨克松胜算渺茫,但他利用一把10毫米手枪出奇争胜,制服了纳米尔。随后,萨克松用纳米尔交换了凯尔索,并带着凯尔索跳下了燃烧着的伊卡洛斯。由于警方赶到,暴君小队乘坐飞行器离去,以为萨克松2人必然会被烧死。但事实上,凯尔索的生化呼吸器能在水下工作,她和凯尔索通过船体上的破洞成功逃生。

  最后,凯尔索把雅努斯的预言告诉了萨克松,一场剧变即将降临,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这个事实。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杀出重围:人类分裂专区

责任编辑:Agent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本文是否解决了您的问题

用手机访问
下载APP
appicon 下载
扫一扫,手机浏览
code
单机游戏下载
休闲娱乐
综合热点资讯
游民星空联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