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比残酷,却又高歌着美好丨Fate/Zero

情报姬
2019-08-02 16:19:36 浏览:0 0

  作为一个月厨,一直想谈论一下型月世界观下的作品。于是这次,笔者就来聊一聊这部无数人的入宅作——Fate/Zero(下称FZ)。

游民星空

  FZ是“爱的战士”虚渊玄所创作的轻小说,随后衍生出了真じろう作画的漫画,以及ufotable改编的动画。

游民星空

游民星空

  作为型月世界观的缔造者,奈须蘑菇却将“型月最高荣誉”给予这部老虚所写的FZ,由此可以看出FZ是一部极为优秀的作品。

  如果说Fate/stay night是披着圣杯战争外皮讲述少年少女们成长的故事,那么Fate/Zero就是一部讲述真正圣杯战争的史诗。

  由于群像剧的性质,FZ得以承载各种不同的思想与理念。而FZ中最为精彩的,正是这些思想与理念的碰撞所迸发出的璀璨的火花。

游民星空

忠诚与背叛

  圣杯战争是7组14人的大混战,7位魔术师作为御主带领着各自的从者相互厮杀。

  主从关系,同盟关系的存在必然会出现“忠诚”和“背叛”。

  Lancer迪尔姆德可谓是恪守骑士道,忠义无双,纵使其御主肯尼斯失去了作为魔术师的基本,他依旧侍奉其侧。然而他依旧没有逃脱“自古枪兵幸运E”的戏言。

游民星空

游民星空

  命运弄人,他这次尽忠的君主与其生前所侍奉的芬恩一样,因为未婚妻爱上了他而选择了猜忌、嫉妒他。于是,如同生前没能得到芬恩的治疗一样,这一次迪尔姆德也遭到了肯尼斯的背叛,在卫宫切嗣的计谋与令咒的命令下含恨自尽。

游民星空

  而常常被大家调侃成背锅王的远坂时臣,则是遭到了更加惨烈的背叛——从者吉尔伽美什与徒弟兼盟友言峰绮礼的联合背叛。作为一个秉持优雅、典型且纯粹的魔术师,远坂时臣有着极高的自信与自尊,所以直至Azoth剑刺入他身体的那一刻前,他都从未想过自己的弟子会和自己尊敬的英雄王一同背叛自己。

游民星空

  选择忠诚比选择背叛要困难得多。忠诚是放弃考虑自己的利益,一切以尽忠的对象为先;而背叛则是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舍弃他人的利益。当其上位者为明智之人时,那么这份忠诚自然有所回报,譬如刘备与孔明;但面对昏庸者,这份忠诚反而会葬送自身。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北岛的诗在此处格外契合。人们终究还是会在忠义之士的坟前扼腕,看轻那些凭借着背叛畅通无阻的卑劣之人。Lancer所展现的骑士道使得他获得了大量观众的喜爱,而言峰绮礼对时臣的背刺使得他臭名远扬。

背德的艺术与异教徒

  俗话说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圣杯在挑选御主的时候,难免会挑选到一些异常之人。这次第四次圣杯战争的caster组就是这样的存在。

游民星空

  雨生龙之介是个杀人狂,无论是剧中人物还是观众,都对其残忍的杀人手段和变态的行径而感到愤慨与憎恶。然而换个角度观察,龙之介是这次战争中最纯洁无垢之人。他对死亡这一概念超乎异常的执念,使得其通过不断杀人来理解人生。

  他不为钱财、不为美色、不为权势,只是为了通过死来体验生,如此纯粹。

  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艺术,死之艺术。只不过这种行为艺术背离了道德抛弃了社会,所以是不可取的,是被人所唾弃的。但是其这种虽扭曲但执着的追求,是不容蔑视的。

游民星空

  而Caster吉尔·德·雷则是由于好友贞德的死而堕落,通过杀人并制造恐惧来亵渎神明。他所追求的是恐怖的艺术,“恐惧是有新鲜度的”。

游民星空

  龙之介对于“神”这一概念的理解同样与众不同。Caster正是因为贞德的死而觉得神不再值得去侍奉,从而堕入恶之道。然而龙之介却认为神既喜欢勇气与希望的赞歌,同时也喜欢杀戮和死亡的绝望。神爱着世上的一切行为,因为无论是亵渎还是礼赞,都能够取悦神,都是对神的崇拜。

游民星空

1 2 3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人点赞
0人订阅
为二次元发声!
30天
《Fate/Zero》:圣杯战争的壮丽史诗https://imgs.gamersky.com/upimg/2019/20190802103803282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