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G十周年专访:这个反DRM的平台是如何走到今天的?

北方凛
2018-10-02 19:54:31 浏览:0 0

  “在GOG上线之初,你们想过它能成长到今天这个样子吗?”

  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GOG的副总裁Oleg Klapovsky先生和总经理Piotr Karwowski先生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微笑。“不,从来没想过。”他们答道,“我们那个时候只有寥寥几个人,而且都是一群毫无经验的游戏爱好者,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谁敢想以后呢?更何况我们的目标是去建设一个没有DRM限制的游戏平台,在当时的人们看来,这简直就像天方夜谭一般。”

游民星空
Oleg先生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尽人皆知,GOG顺利上线,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蓬勃发展,至今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而值此机会,我也获邀前往波兰,和GOG的两位大佬聊了聊,他们走过的这十年岁月有哪些值得分享与叙说的瞬间。

“FCK DRM”

  GOG的总部就坐落于CDPR位于波兰华沙的大楼内,占据了将近半层楼的面积。据Oleg先生所说,在总部工作的职员有将近200人之多,其中包括市场、测试、程序、客服等多种职位。如果要算上全球其他地方的职员,“总人数很可能在201人左右”,他给出了一个相当精确的数字。

游民星空
CDPR的总部大楼外

  在参观他们总部的过程中,我不止一次发现有GOG的工作人员穿着一件特别的T恤,穿行在大楼狭长的走道上。那件T恤的颜色和GOG的主色调相同,而正中间则用大大的英文字母写着“FCK DRM”,相当具有辨识度。

游民星空
事实上,“FCK DRM”也是今年GOG倡导的一个反DRM运动的名字

  GOG如此旗帜鲜明的态度让我感到有趣,也不禁开始佩服这帮波兰人的魄力(但是得说明一下,Oleg先生其实是俄国人)。GOG可能是少数对DRM最为“敌视”的游戏平台之一,而通常来说,DRM是一种对数字软件的保护措施,理应是游戏平台和开发者最为亲密的伙伴才对。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也不太理解GOG为何要这么反对DRM。在他们看来,“好的游戏体验”一定是和DRM背道而驰的——但根据我的经验,这两者并非总是这么对立。

游民星空

  Oleg先生其实特别明白我的看法,实际上他也曾和很多开发者与媒体聊过这件事。在他的眼里,凡事都有例外,所以肯定能有把DRM和游戏体验同时兼顾好的作品;但相反,他却能说出更多因为DRM毁了整个游戏的例子。对于消费者而言,在玩到游戏之前,他并不知道DRM到底会不会跳出来捣乱;但如果去选择没有DRM的游戏,那么他就完全不用担心这方面的问题。更何况在GOG的世界观里,当你买下了一款游戏,你就理所应当地拥有了它的绝对所有权,不应该被任何其他东西所束缚。

  Piotr先生则补充道,当你没有遇到DRM所带来的问题时,你可能会觉得无所谓,但等你遇到了问题,很可能就晚了。比如他就认识一个人,他家的孩子一直在用Steam的离线模式玩游戏,结果有一天突然出现了问题,导致没有网络的他三个月内都玩不了自己买过的游戏。“人们总是在碰到问题的时候才会发现问题的存在,但应该做到未雨绸缪。”他说。

游民星空
Piotr先生

  “那你们就放心让玩家得到没有任何加密的游戏文件吗?他们完全可以把游戏直接复制给别人,这样别人不用买就能玩了。”我不禁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Piotr则笑着表示:“事实上很多厂商也和你有着类似的担心,说不行啊我们不能发行不带DRM的游戏,玩家肯定会盗版我们的作品的。于是他们还是转头去了别的平台发行,结果还没过几个小时,盗版就在网络上满天飞了……”

游民星空

  现在,越来越多的游戏开始加入到GOG平台,这也从侧面说明越来越多的厂商开始认同(至少是接受)DRM-FREE的观点。“相比以前,现在更容易说服厂商去加入我们了,尤其是在《巫师3》发售之后。”Oleg说道,“我们向大家证明,哪怕是最顶尖的3A游戏,也是可以在第一时间就发行DRM-FREE的版本,同时也不会受到特别多盗版的影响,这大大增强了他们的信心。”

1 2 3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人点赞
0人订阅
走近游戏人,听听他们的故事。
30天
GOG十周年专访:这个反DRM的平台是如何走到今天的?https://imgs.gamersky.com/pic/2018/20180930_zyf_267_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