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民星空 > 攻略秘籍 > 资料 > 正文

《刺客信条》系列现代刺客四人组背景介绍

2016-08-20 17:05:00 来源:刺客教条吧 作者:zoisi 编辑:博言 我要投稿

  《刺客信条》系列的男主角戴斯蒙德可以说是贯穿了1至3代,与主角同行的还有三人,他们的具体背景都是什么,接下来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刺客信条》系列现代刺客四人组背景介绍,为大家一一解答,快来看看吧。

Desmond Miles

游民星空

简介

  戴斯蒙德·迈尔斯(Desmond Miles)(生于1987年)是游戏《刺客信条》系列的主要角色。

  戴斯蒙德的祖先是效忠阿萨辛组织的刺客。最初他被强迫使用一台由Abstergo公司——当代的“圣殿骑士”组织——制作的称为“Animus”的机器,追溯他的一位生活在十字军东征时代的祖先阿泰尔(Altair Ibn-La'Ahad)的记忆,以此寻找被称为“苹果(The Apple)”的伊甸碎片。

  随后在当代刺客组织成员露西·斯提尔曼(Lucy Stillman)的帮助下,戴斯蒙德逃出Abstergo公司前往刺客们得藏身处,再一次使用一台升级版的Animus2.0,以追随他的第二位祖先Ezio Auditore da Firenze的记忆和流血效果为训练,快速学习刺客们的行动方式,在身手上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刺客。

  在那之后戴斯蒙德继续与刺客们一同行动,寻找“The Apple”,以阻止圣殿骑士的计划,同时为即将到来的灾难做好准备。

早期生活

  戴斯蒙德出生于位于沙漠中的刺客组织“藏身处”,那是一个大约由30人组成的集中式据点,非常类似于Masyaf,他生下来就注定要在那里被训练成为一个刺客。戴斯蒙德为他的双亲严禁他离开组织而感到沮丧,认为他们过于偏执。16岁时,他终于逃了出来。“我想看到外面的世界。”他告诉lucy他并不后悔离开他的父母,在他看来自己只是他们监视的犯人。在离开刺客组织后,他在外面躲藏了9年,过着低调的生活,最终成为了一个酒保。为了避免被圣殿骑士和刺客组织察觉,戴斯蒙德从未使用过自己的真名,而且只用现金购买物品。但是由于需要指纹记录的摩托车驾照,他最终还是暴露了身份,被带往Abstergo实验室。

被Abstergo绑架

  2012年9月,戴斯蒙德被Abstergo公司绑架——一家由圣殿骑士组成的公司,做为Animus的实验品——Animus是一种可以读取“遗传记忆”的仪器,通过身为后人的戴斯蒙德的DNA可以读取到他的祖先的记忆。一开始,Vidic希望直接从戴斯蒙德的意识里读取他需要的信息,但是未能成功。戴斯蒙德坚称自己只是个酒保,但是却Vidic表示他们知道他身为刺客的背景,逼迫他承认自己曾是一名刺客。Vidic和lucy告诉戴斯蒙德,他们试图获取一段特定的记忆,但是戴斯蒙德潜意识妨碍了他们。Vidic警告戴斯蒙德,如果他拒绝合作,他们会让他直接陷入昏迷,再继续他们的工作,最后再杀死他。别无选择情况下,戴斯蒙德同意与他们合作。戴斯蒙德被迫探索了他的祖先阿泰尔(Altair Ibn-La'Ahad),一名生活在十字军第三次东征时期的阿萨辛刺客的基因记忆,特别是在1911年前后的记忆——连续几天在Vidic的监视之下。但是在晚上,他能私自进入实验室浏览Animus终端。借由从Warrn Vidic那里偷来的密码笔,也可以浏览Vidic的私人电脑。通过电脑中的邮件戴斯蒙德了解到16号实验者因为长时间处于Animus中导致自身出现了“出血效应”,以及部分外面的消息。最终,在lucy的协助下,刺客组织得知了戴斯蒙德被囚禁的消息,试图来营救他,但并未成功。Vidic宣称那些刺客已经是最后的幸存者,他们在沙漠中的据点早些时候已经被摧毁了。lucy却告诉了他不同的消息。当戴斯蒙德向lucy询问自己双亲情况时,lucy表示她并不清楚,但是他们可能已经逃走了。在对话中lucy暗中向他表示自己同样是刺客组织的成员。

  戴斯蒙德最终达成了Vidic的目标,找到了其它伊甸碎片的所在地。Abstergo公司的上层人士意图处死戴斯蒙德,而lucy的提议救了他一命,她建议留下戴斯蒙德,以便有必要时可以再次浏览他的记忆。

  在公司上层人物离开后,戴斯蒙德突然发现自己现在可以使用“鹰眼”,就像他的祖先Altair一样。他看到了lucy和Vidic的不同立场,还有实验室地面上无数潦草的信息和字谜。

逃脱与隐藏

  在《刺客信条II》刚开始时,戴斯蒙德仍然身处Abstrgo公司的实验室,时间上接续上一代游戏结束后的几小时。lucy突然出现,衣服上带着血迹,并命令戴斯蒙德尽快进入Animus,赶在Abstergo发现她的所作之前。戴斯蒙德相当困惑,不过还是照办了。他进入了Animus经历了他另一位祖先Ezio Auditore da Firenze的诞生——他是戴斯蒙德和16号实验者共同的祖先。随后两人一同开始逃离Abstergo。

  结束了被Abstergo的保安人员发现后的遭遇战,两人进入一处巨大的开放空间,里面摆满了工作间和相当数量的Animus。随后戴斯蒙德使用鹰眼的能力,打开了lucy没有密码无法打开的电梯门锁。在停车场,两人被蜂拥而至的保安人员包围,干掉他们后逃离了Abstergo。

  到达藏身处后,戴斯蒙德被介绍给另外两位刺客肖恩·黑斯廷斯(Shaun Hastings) 和瑞贝卡·克瑞恩(Rebecca Crane)——和lucy有常年交情。lucy告诉戴斯蒙德,他们希望他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借助“流血效应”的作用,他们在几天内就可完成他的训练,只要他追随他另一位祖先Ezio的经历。戴斯蒙德同意之后进入了Animus2.0。

  通过Ezio的记忆,戴斯蒙德逐步学会了刺客的行动方式。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像16号实验者一样在Animus中过长时间而导致精神混乱,一方面也是为了检测他的成果,lucy让戴斯蒙德离开Animus,去开启他们藏身处的安全系统,以此对他的鹰眼和攀爬的技巧作检测。但是随着他的行动,戴斯蒙德开始看到十字军时代的幻影。开刚始幻影很短暂,并没有造成困扰。然是在完成任务后,戴斯蒙德因为更真实的幻觉而晕倒,在没有使用Animus的情况下,他的意识被带回Arce,再一次进入了Altair的记忆,他发现Altair和Maria Thorpe似乎已经有了孩子,也就是他的下一位祖先。

  第二天,戴斯蒙德隐瞒了这段经历,重新进入Animus,继续查看Ezio Auditore的基因记忆,期间一度因为“记忆讯息随坏”而被踢出Animus。最终,他们了解到Ezio的头号敌人,圣殿骑士首领Rodrigo Borgia,是在1492年成为教皇的亚历山大六世,他已经获得了另外一块的伊甸碎片“教皇权杖”以及知晓了地下墓室存在秘密。随着Ezio的故事进入结局,戴斯蒙德和刺客们目睹了他在梵蒂冈教廷的地下墓室里经历。Ezio发现自己面对着一位自称为Minerva的“神”的全息图;Minerva警告了刺客们关于世界的末日,并告之了他们“先来者”和人类祖先之间的发生过的战争。令人震惊的是,Minerva叫出了戴斯蒙德的名字,这令Ezio更为困惑,Minerva竟然是在通过Ezio在与戴斯蒙德对话。戴斯蒙德退出Animus,看到其他三人正忙着收拾行李,圣殿骑士已经发现了他们的所在地。

  离开Animus后,lucy丢给戴斯蒙德一套Hidden Blade,要他和自己一起去掩护撤离。Vidic出现在仓库里,带着一群Abstergo保安人员,企图捉回戴斯蒙德。两名刺客开始与圣殿骑士交手。戴斯蒙德通过与Ezio的完全同步,已经熟练掌握了Hidden Blade使用方法,杀死了多名警卫。最终只剩下Vidic一人面对戴斯蒙德,他在撤退的同时声称刺客们的胜利只是暂时的。

  四名刺客开始向北方撤退,戴斯蒙德又进入Animus继续搜索有用的记忆,其他刺客们则开始讨论起关于Minerva的话题。

Monteriggioni

  在Abstergo袭击了他们所在的仓库后,刺客们开始启程前往蒙特里久尼(Monteriggioni),那是他们在意大利最后的藏身地。鉴于圣殿骑士正在用借由电信信号塔来搜捕他们,他们被迫安置在Auditore庄园地下的圣堂中。

  在Auditore庄园寻找进入圣堂的途中,戴斯蒙德通过流血效果看到Ezio过去的幻影,带领他到一处狭窄的高架上后跃出。戴斯蒙德立刻效仿他,完成了他的第一次信仰之越,落在下面的干草堆里。随后戴斯蒙德和露西通过一条当年Ezio和村民们遭受攻击后逃走用的隧道前往圣堂。

  在他们穿过隧道时,戴斯蒙德看到了更多幻象,这令他担忧,让他怀疑自己最终是否会“开始在墙上画符号”。露西责骂了他,让他对自己的情况乐观一些,提醒他16号实验者已经死了,他需要集中精力。

  当他们进入圣堂,戴斯蒙德看到了Ezio的另一个幻影,Ezio似乎在年老后又来过这里。在打开Mario Auditore书房的密门时,戴斯蒙德注意到墙上写着一些数字1419,1420,1421,并告诉了其他刺客。Shaun推断那些是日期,不过他还需要做更多调查。他们安顿下来后,戴斯蒙德负责把Rebecca给他的装置装入四个配电箱,从这里来给圣堂提供电力。然后他开始继续他在Animus的进程。

罗马竞技场密室

  在结束了Ainmus的进程后,戴斯蒙德和其他人得知了伊甸的苹果被藏在罗马竞技场下。抵达罗马后,小组分开行动,戴斯蒙德穿过废墟到达Santa Maria Aracoeli,为其他人开门。随后戴斯蒙德激活了电梯,带他们向下进入了放置苹果的房间。但是,当他接触到放在台座上的伊甸碎片时,他听到了Juno的声音,说他的DNA已经激活了苹果。

  Juno控制了戴斯蒙德的身体,被迫他用Hidden Blade刺向露西的腹部。

  戴斯蒙德进入休克状态后,他被William M.和另外一名不明人士重新放入Animus。在这段进程间,Ezio和里昂纳多·达芬奇发现了位于罗马的一间较小的密室。Ezio的DNA激活了一组留给戴斯蒙德的坐标:43 39 19 N 75 27 42 W。再追溯了更多记忆后,戴斯蒙德的情况恶化,陷入了昏迷状态。

特点和性格

  戴斯蒙德与阿泰尔(Altair Ibn-La'Ahad) 和Ezio Auditore da Firenze有着不可思议的相似之处——尽管在个性上很少有共同点。作为一个个性谨慎的人,在1代出现是他穿着不惹眼的衣服,通常只是一件白色带帽兜的夹克,牛仔裤,白色运动鞋。有趣的是,当他带上帽兜时,他的样子会与Ezio和Altair非常相似。

  随着游戏发展在《刺客信条:兄弟会》中,戴斯蒙德形象有所改变,他现在穿着一件带有鹰图案的黑色T恤,外面是一件内衬红色的白色帽衫,背上同有鹰的标志。左臂的袖子卷起,左臂上有刺客标志的纹身。装备有一个黑色背包和没有护腕的Hidden Blade。

装备和技能

  在戴斯蒙德做为刺客接受训练的童年时期,他学会了一些基本的侦查技巧,像是扒窃、窃听,还有角斗。在被迫经历他的祖先Altair的记忆的一周内,戴斯蒙德开始受出血效果的影响,得到了“鹰眼”的能力。稍后,在自愿体验了另一位祖先Ezio Auditore的经历后,戴斯蒙德学会了和一名刺客一样的行动力。很快,他已经能轻易的以Ezio的战斗技巧抵御圣殿骑士的攻击。现在戴斯蒙德已经能使用Hidden Blade和多种武器——由Ezio的剑技能可以推断出。

其它

  戴斯蒙德是以Francisco Randez为人物原型,由Nolan North配音的。奇妙的是,Francisco Randez在成为模特前曾经也是位酒保。可能就是因此游戏制作人员给戴斯蒙德设置了同样的职业。在《刺客信条II》中他的脸型有些细微的调整,为了与Ezio更相似——与I代中的Altair有所不同。

  戴斯蒙德同他的祖先Altair和Ezio一样,嘴角处有一条伤疤。

  戴斯蒙德和I代中的Altair同龄,2012年的25岁和1191年的25岁。

  戴斯蒙德是“先来者”和人类的后裔,就像他的很多祖先一样,他们拥有“鹰眼”的能力,是两条血脉混合的产物,继承自第一个“刺客”,Adam 和Eve

  戴斯蒙德是A+血型

  戴斯蒙德背景显示他从来不曾想成为一名刺客——在第二部游戏学习刺客技能之前。但是在I代游戏限量版附带的图文小说里,他自称是一名刺客,而且有隐蔽能力和战斗力。

  在《刺客信条II》结局时戴斯蒙德装备了一副Hidden Blade,原本的持有者未知,但是从样式设计上看与Ezio从他父亲那里得到的相同。

  他与16号实验者之间的关系目前未知。

  戴斯蒙德姓名的词源是“The World”(或者拉丁语的Man of the World)和他的祖先并没有关联。Altair的是“The flying one”,Ezio 的是“The Eagle”。他的姓“Miles”拉丁语“Soldier”之意。

  他的名字很适合他,像是他想离开父母的视线去看外面的世界,再加上他的角色到后面可能会变成要挽救世界什么的。

  戴斯蒙德是17号实验者,他是第17个进入Animus的实验者。

  由于戴斯蒙德和16号实验者都是Ezio的后人,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有些连系。

  戴斯蒙德的形象在历代游戏中有所改变。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刺客信条3专区

1 2 3 4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游民星空APP
随手浏览游戏攻略
code
    没有任何记录
单机游戏下载
休闲娱乐
综合热点资讯
游民星空联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