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公民:身后的情怀与眼前的苦难

篝火营地
2019-05-15 21:27:21 浏览:0 0

  脱缰的梦想家

  在开发初期,克里斯同时购买了虚幻 4 和 CryEngine 引擎。前者只是用于早期开发版本,之后便全面转入到了使用 CryEngine 来制作。

  令人欣喜的是,CryEngine 引擎的制作公司 Crytek 本身就有不少《银河飞将》的粉丝。这个项目在初期阶段便吸引到了其中一些成员,他们甚至主动帮忙为克里斯提供了宣传片等等内容。甚至还有人离职成为了游戏的过场动画总监。

  原本这种事情就和大家跃跃欲试投钱买船一样,是「情怀集结」的佳话。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项目越来越庞大,合作伙伴之间也逐渐出现了隔阂。

  2017 年底,由于《星际公民》将游戏开发引擎更换成亚马逊的 Lumberyard,并移除掉了 Crytek 商标,这家当时跃跃欲试帮忙制作宣传片的合作伙伴对 CIG 发起了诉讼。

游民星空
同样有着技术宅形象的 Crytek 一直都混得不算好

  除了移除商标之外,Crytek 认为独立的单人游戏模式《42 中队》其实是另一款作品。根据协议来看,Crytek 只提供了「一款游戏」的开发许可,因此《42 中队》并没有获得 CryEngine 的使用权。

  两家公司的官司在加州地方法院打响。除了 7.5 万美元赔偿金外,原告 Crytek 还额外要求 CIG 支付各种违约和版权侵犯费用。并且还向 CIG 执行「永久禁令」,阻止其继续开发受到版权保护的作品 —— 也就是要让《42 中队》全盘完蛋。

  以 Crytek 这几年的情况来看,很多人、尤其是参与 CIG 众筹项目的用户都认为这是在破罐破摔。毕竟一家是卖数字飞船最多 1 天能赚 100 万美元的成功企业,另一家裁员不断,新作《Hunt: Showdown》也没什么起色。谁在碰瓷显然很明显了。

游民星空
单人战役甚至请来了演员参与制作,怎么可能随便给你垮掉

  实际上像这类官司并非个例。多年来对于克里斯和整个《星际公民》项目来说,就连作为外人的我们都已经见过不少类似新闻了。

  但是,整个开发团队庞大得过于臃肿,的确是一直在困扰着 CIG 的关键。大量外包内容让团队之间的合作与沟通困难,除去本身多个工作室之外,参与《星际公民》开发的人里头甚至还包括了墨西哥与中国等地多家外包公司。

  在那让所有人都眼红不已的奇迹背后,被无数开发内容压得喘不过气,可能才是整个项目团队真正的状态。为了能够保证每个月都提交出实际内容,让花了钱的玩家能够看到「成果」,克里斯不得不频繁扩张外包成员。

  这么做的确能满足更新的频率,保证每隔一段时间就拿出点心花样 —— 比如新的船、新的任务和区域、或者干脆新的枪也好…

游民星空
今年的 3.5 版本终于加入女性玩家角色了

  但随着工作内容和时长的累积,开发过程中各种麻烦自然也接连出现。工作室来自不同国家不同文明,他们甚至都有各自的「企业文化」,与 CIG 之间的沟通注定不会那么一帆风顺。

  人员沟通有问题,项目的问题就可能解决不了;团队和项目都过于庞大,被漏掉的错误就越来越多。即便是参与到众筹、已经玩上了的用户,对游戏中 Bug 和运行效率的评价也不是「有点问题」就能敷衍掉的。


这种都算是「正面」意义的 Bug

  然后,又要花上几周甚至数月时间去处理错误,然后再找更多外包公司来帮忙,然后又是因为新的沟通合作不便累积下新问题。这一切都需要时间和金钱来维持,即便《星际公民》一直都给人「不差钱」的感觉,但是 8 年来给他们留下的时间却不多了。

  也许永远不出才是最好的

  是的,《星际公民》有情怀,有历史底蕴,有无穷无尽的野心与背后无数支持者。而克里斯不仅仅是个才华洋溢的金牌制作人,他还是在欧美有着重要文化影响力的游戏类型奠基者。这一切都成为了众筹奇迹的根基。

  但是老兄。没有王朝是永恒的,也从来没有消耗不完的情怀与信任。今天的游戏圈信息发展之快远超想象,谁能想到过去总是被拿来嘲笑育碧的《刺客信条:大革命》一夜之间好评如潮,也没人能保证某些良心标兵公司不会一夜之间原形毕露名声扫地。

  而《星际公民》这几年遭遇的负面新闻、信誉危机或者你觉得别的什么说法,换其它公司坟头草收拾收拾都能另外再做一款游戏了。

游民星空
2011 年公布时的宣传原画——现在这游戏花在原画上的钱都能额外做一个了

  不仅如此,随着克里斯每天专心做船卖而浪费的时间,还渐渐引出了潜在的挑战者。

  别忘了,即便育碧年货罐头做得顺风顺水,他们还是有着诸如《超越善恶 2》这样潜力巨大的野心之作。更别忘了,即便因为搞砸了从来没涉及过的网游《辐射 76》,贝塞斯达仍旧是曾经做过《上古卷轴》这种开放世界标杆的公司 —— 而他们现在正在酝酿《星空》。

  你会说这些东西虽然题材类似,但它们的内容肯定都比不上《星际公民》那么庞大。的确,不仅规模比不上,实际面向的用户和风格也截然不同。

  但是谁在乎呢?对于大众来说,玩一个不知道哪天能得到的游戏,还是玩一个目标明确差距也不大的主流作品。选择很明确了。


在我们看来这很好笑,但它可不是星际公民承诺给出的内容

  但我仍然祈祷克里斯和他的《星际公民》能够大获成功。作为在线众筹形式的代表、一个旧时代游戏类型复苏的标志,它的成败后续影响力绝非任何人能想象的。

  这既是能够让所有人都再次提起对众筹的信心,相信到即便是落没多年的游戏题材也能复苏的契机,同时也可能是全线崩盘的导火索。想象一下《荒野大镖客:救赎 2》这种工业技术标杆要是做崩了的的可怕后果,你就明白有些游戏肩上扛着的不仅仅只是制作人自己的脸面了。

  至于成功完成使命兑现克里斯的承诺...不,我没有能力去描绘因此而出现改变的游戏业界未来。这种可能性就留给时间去验证吧。

本文仅代表订阅平台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游民星空仅提供发布平台。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上一页 1 2 3 4 5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人点赞
0人订阅
篝火,游戏文化传火者
30天
星际公民:身后的情怀与眼前的苦难https://imgs.gamersky.com/upimg/2019/20190515211604140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