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民星空 > 攻略秘籍 > 资料 > 正文

上古卷轴5:天际 帝国图书馆资料中文翻译一览

2015-01-12 10:18:25 来源:上古卷轴吧 作者:雪华幽梦 我要投稿

第53页:基叶然【1】的故事

展开

基叶然【1】的故事

  作者:由Vegepythicus整理

  序:图书管理员的笔记

  关于诗人基叶然的传说可以分成以下三类:林园时代【2】,城堡与众王【3】,以及一首下流歌集里的无名回环诗【4】(最近在一场谜一般的事故中被毁)。有些故事出自这位诗人之手,还有相当部分仅仅只是原始版本的改写【5】,这部分的传说如同孩子的睡前故事一般。一般来说,有关基叶然的传说故事的情节都是环环相扣的【6】,很适合听众们在冬日长夜里围坐在炉火边倾听,但究竟这类故事是对现实的描述,又或是寓言故事,甚至仅仅只是虚构,这就需要由读者亲自作出判断了。

  《基叶然的传说,第一部分》

  那是一个正午,基叶然走在乌壬【7】通往菲树【8】的路上。正午的日头毒辣,晒得基叶然越发疲惫。他感到自己的脚仿佛要在靴子里燃烧起来,于是决定在前头橡树(橡树很受诗人们的欢迎)的树荫里稍事休息一下。

  那是颗特别的大橡树,繁密的枝干虬结,低垂的粗壮树枝几乎触碰到地面,显得极为庄严。基叶然坐在树荫里,看着森林中的生灵在日光下嬉戏,听着头顶树叶在风中低吟,间或传来声声鸟啼与蝴蝶翅膀扇动的声音【9】。

  “真是祥和宁静的一天。”基叶然看着蝴蝶在眼前翩翩而过,心想,“多么美好!恐怕,自诗人们第一次吟诵歌谣伊始,就再没有如此祥和美好的一天了吧。”

  他拿起水袋,痛饮一番之后,便从布袋中取出他的鲁特琴,略微清了清嗓子便高声唱起来:

  “噢,乌壬的白皙少女

  ……

  丰满的胸脯好似蜜瓜

  再看她那淡黄秀发

  ……”

  他深吸口气,正打算继续那色眯眯的歌谣,一个微弱温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歌喉。“好心的先生……”,那声音说。

  基叶然吓得跳了起来,脸颊“唰”的一下变得通红。“谁在那?”他高声说道。

  那个声音回应道:“求你了,先生。如果你足够仁慈的话……”

  基叶然四下张望,别说是人了,就是活物也不见一个。

  “别藏了!”他尖叫着,“不然就等着吃刀子吧(说着,他不顾一切地想要记起自己到底把刀子丢哪了)!无论汝是敌或友,现在都给我出来。”

  那细微的声音仿佛是从他的头顶传来,“好心的先生,汝无需畏惧于吾,吾请求汝之帮助。汝可否真心助吾?”

  诗人抬起头,除了一个搭在三个枝桠间的小巧知更鸟巢再无看见他物。于是他迅速地爬上树枝,看到巢里有着一只大知更鸟和三只大张着嘴的幼鸟。

  “你好啊,知更鸟妈妈,”诗人问道,“方才可是汝有求于我?”

  “好心的先生,”她说,“我的翅膀受了伤,至少还要一天,我的伤才能痊愈,并回归天空。但我的孩子们却等不了那么久,再不吃点东西,他们就会死。好心的先生,你可否为他们带来一顿肥美、多汁的大餐?你可否为我的孩子捉来毛虫、蚯蚓,或者别的什么幼虫么?【10】”

  好心的基叶然当然没法拒绝这个请求,于是他爬下树,快步跑进森林。他在桑树丛中翻找,终于在几片桑叶下找到了一只肥美的绿毛虫,对于小知更鸟来说,这将会是一道大餐。

  他不由分说地便将这只毛虫从桑叶上揪下来,正当他就要动身跑回橡树的时候,一个微小的声音钻入了他的耳朵。基叶然张开手,看见那毛虫正用那对巨大的棕色眼睛盯着自己,眼神里满是恐惧。“好心的先生”,那毛虫说,“难道汝要如此不假思索地杀掉我么?”

  基叶然满是困惑地挠了挠头,听那毛虫继续往下说,“当汝于那橡树下纳凉时,可否见到吾之父母与日光之下起舞?汝可否因之而心情畅快?而我很快也会加入他们。汝能够否认汝之孩童也将为吾之翩舞而愉快么?如若吾在有孩子前死去,汝之孩童要如何得到如此的快乐?好心的先生,难道一条蚯蚓就不能满足知更幼鸟的需求了么?”

  基叶然看着那毛虫的眼睛,再不忍心拿她去喂鸟。于是他小心地将她至于桑叶上,之后便离开了桑丛,继续他的寻找。

  在一条湍急的溪流旁,基叶然发现了一块平坦的石头,他搬走了那块石头,一只多汁的蚯蚓出现在眼前。那蚯蚓此时正享受湖边凉爽潮湿的土壤,并未注意到基叶然。“啊哈!”基叶然想,“这家伙就和之前的毛虫一般肥美,对小鸟来说一定是一顿不错的食粮。”

  他立刻下手,将蚯蚓从他那那凉爽的住所中扯了起来(那蚯蚓疯狂地扭动身体,试图钻到土里逃走)。这时,基叶然仿佛听见了一阵微弱的嗓音:

  “好心的先生,”他觉得这声音一定是这么对他说的,于是基叶然低头看了看手。那蚯蚓接着说道:“没错,我不过是一个低贱的生物,但您能允许我为自己辩解几句么?”

  基叶然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那蚯蚓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地接着说道:“我并不是一条卑微的蚯蚓,实际上,我是所有蚯蚓的王子,我本人出身于一条古老的血脉,当烈焰仍在这片土地上肆虐之时,我的先祖便已经开始耕作这片土壤。您,好心的先生,就算不是为了我那些忠诚的追随者们,您又能忍受置身于陈枝烂叶,与腐烂的死尸之中么?我将会与您做笔交易,如果您选择放过我,并且选择去捕捉那些蠢笨的蠕虫作为喂养小鸟的食粮,我将会调度整个蚯蚓族群,保您的庭院永远整洁且气味芬芳。”那蚯蚓满眼期望地看着基叶然(并且在心里盘算与地面的距离),“不知您意下如何?好心的先生。”

  基叶然开始失去耐心,然而在如此利益的诱惑之下,他开始决定去为小鸟寻找其他的食物。他将蚯蚓放回他那潮湿的地道,并小心翼翼地将之前那块平板石块放回原处。不久之后,他来到了一片林中空地上,当中有一大块树皮,他在这块树皮上发现了他所寻求之物:一只肥胖的幼虫。他确定,有了这只幼虫,那些小鸟一定能够长成美丽的歌手。想着,他动手把那幼虫从藏身之处抠出。

  今天果然是是美丽,祥和的一天,基叶然心里想道。

  【1】 Kieran

  【2】 Woodland Cycle

  【3】 Castles and Kings

  【4】 An unnamed cycle of lusty tales

  【5】 原文Shadows of the originals

  【6】 原词helical,螺旋状的。

  【7】 Wren

  【8】 Fairtree,你要说是菲尔楚瑞,或者光明之树,或者美树,或者公平树都行,我个人偏向美树,故译为“菲树”。

  【9】 原句为:But for the rustling of leaves high above, the only sounds were ofbutterfly wings and birdsong.直译为:“要不是高处传来的树叶沙沙声,周围只有蝴蝶拍动翅膀和鸟啼声。”至于这位基叶然是怎么听到蝴蝶拍动翅膀的声音的,你可以理解为这很魔法。

  【10】 此处知更鸟妈妈将对基叶然的称呼由古语“thou”(汝)换成了现代语“you”(你),后文也有类似的表达方式。

  【11】 本文仅作参考

  【12】 果然还是翻译故事比较有意思

  基叶然的传说,之二

  从前有一座庄严的城邦,名为特罗布里奇【1】。国王卡拉丹【2】和他那可爱的女儿爱恩勒娅【3】生活在一起。老国王将公主视为掌上明珠,心头之肉。作为一位极度溺爱女儿的父亲,老人对女儿不求回报,只求女儿活泼开心,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回报。

  特罗布里奇曾经是座宁静的城邦,每天,街道上仅仅只回荡着咔咔的车轮声与小贩走街串巷的叫卖声。三年前,特罗布里奇和西边的卡桑【4】起了些矛盾,那是一场边境纠纷,虽然并非什么太严重的争端,但国王还是说服了一名叫做洛扎德【5】的巫师,让他接受自己的雇佣,在这次较量中给予自己帮助。于是洛扎德在特罗布里奇的宫殿里住下了,宫里允许他来去自由,然而洛扎德还是把自己关在宫中,以至于外界不知道他的存在。与邻国的较量结束了,特罗布里奇几乎不损一兵一卒便大获全胜,庆祝胜利的盛典延续了数周之久。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巫师洛扎德却根本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国王本人日渐忧虑,他不想让巫师继续留在这个城邦里,但碍于面子,也不愿伤了两家和气,因此他口头上什么也没说,但心里总是希望巫师能够早日离开。

  眼看就要临近爱恩勒娅二十岁生日了,卡拉丹国王想要举行一次全国庆典来为公主庆生。同时,他心里还盘算着要在庆典当天宣告退位,并让自己那美丽出众的女儿继承王位。于是他以最高的礼遇标准召见了巫师,并要求他起草一份演讲稿。

  洛扎德对此感到十分愤怒,他在他的房间里来回踱步,黑色的眉毛紧锁在一块儿。“为什么?”他高声质问道,“我会受到那老混蛋如此不公的对待?如果没有我的法术,这次边境冲突,或许还要包括这个小小的国家,都要面临失败的命运。我理应得到更多,我理应继承为王!他要将王位传给他那个除了傻笑什么都不会的呆子女儿,这老家伙,脑袋里除了这个女儿就空空如也!这事儿就好比朝我脸上来了一记耳光!再没有比这更高的侮辱了!我定要得到应得的待遇,我会向他们充分证明,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

  于是,洛扎德便开始着手他的复仇计划了。

  爱恩勒娅公主的生日庆典于一个夏日的早晨举行,城邦里的每一个民众——当然也包括了周围农庄的农民们——都齐聚宫殿,欢庆盛典。每一座尖顶上都飘飞着彩旗横幅,小提琴手们载歌载舞,面包师傅们送上了上好的甜点,这欢庆的一日必将会载入本国史册。

  正午的钟声刚刚敲响,卡拉丹王和爱恩勒娅公主便出现在主露台上,整个王国向他们送去了至高的欢呼声。“特罗布里奇的公民们,”国王大声说道,“尽管我们是个小国,然而我们却十分繁荣昌盛,是不是啊?”

  称颂声和欢呼声在宫中广场上爆发开来,受到了气氛所鼓舞的卡拉丹王接着说道:“然而,我的年岁已高,是时候让新鲜的血液来领导这个国度了。我的的子民们……我忠实的臣子公民们,请让我们心怀荣誉与骄傲……并致以最崇高的期盼……我将这个国家,以及这顶王冠,传予我挚爱的女儿,我将这一切传授于你(他停顿了好长一会儿),爱恩勒娅,我的女儿!”

  欢呼声顿时充满了整个宫殿,卡拉丹大手一挥,仿佛要将让所有的目光循着他的手臂而动。国王的长袍“哗啦啦”【6】作响,他转过身,伸手指向……虚空。发生了什么?她去哪儿了?就在前一刻,爱恩勒娅还站在国王的身后,可从这一秒开始,国王的身边除了空气,别的什么都没有。

  “嗯……爱恩勒娅?”国王犹豫地叫着女儿的名字,但完全没有人回答。整个宫殿猛然安静下来,人们紧张地互相张望,鸦雀无声。

  老洛扎德在这时欢乐地鼓起了掌,甚至跳起舞来,他几乎无法控制住狂笑。“太棒了!”他嚷道,“我真是个天才!我真他妈的是个天才巫师!”他做了什么,不用问,他让自己永远地摆脱了爱恩勒娅,他只用了邪恶且狡猾的一次魔法攻击,便将这个无用的生物从这宫殿中驱逐出去。现在,再也没有东西阻拦在他和他对王位的索求上了。

  然而,魔法是一种微妙的东西。就像这个世界上所存在的其他力量,魔法也必须保持平衡。就好似白昼与黑夜平衡,夏日与冬季平衡一般,积极方的魔法也必然会和消极面的魔法所平衡。每一个伤害性的,毁灭性的魔法,就一定会和一个友好的、慈悲的魔法所对应,这样才使得这个世界不至于被麻烦所吞没。每一个黑巫师存在于世,就必然会有一个白法师与之对应,每一个用于战斗的毁灭法术都一定会和一个治疗法术所对应。一定要记住这点,如果每一个人都学习治疗与保护法术的话,来自混沌的黑暗且恐惧的力量必然会在反间迸发开来。因此,治疗法术能被毁灭法术所击败,而至为邪恶的法术同样也会被慈悲的法术所破坏。

  正因为了解了这点,洛扎德才要好好地对他的复仇做出一番计划。为了永远地驱逐爱恩勒娅(但是又不能直接把她杀掉),老巫师必须得发明一种狡诈到永远都不会被好意所破坏掉的魔法。他烦躁地捋着长须,将里头藏着的虱子捉出来,终于,再一个夜晚,他猛然想到一个法子,这让他止不住地大笑起来,那就是将公主变成某种令人作呕的东西。

  “我要把她变成个青蛙。”他大笑着,但很快便皱起了眉头。“不,不能这样。这么一来的话,那帮毫无心智的蠢货会为了赏金,到处去寻找青蛙的。”

  他又思索了一番,想出了另一个点子。

  “我要把她变成一只虫,一只甲虫,一只蛆虫!”他几乎就要被红酒呛死,“这真他妈太妙了……我要把她变成一个让人厌恶只需看上一眼就想踩碎的讨厌虫子!”他扯着嗓子高喊起来,一手的指环叮当作响,满身的肥肉晃晃荡荡。“妙,太妙了,”他大笑着,将红酒从他的鼻子里擤出来,“这真他妈是个好点子。”

  这就是他所做的全部勾当了。当国王和民众们还在抓耳挠腮,不知所措之时,没人注意到一条肥胖的小树虫扑通一声落在了主阳台上铺着的鹅卵石上,闪烁着湿漉漉的光,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1】 原词Trowbridge,和英国的某个镇子同名。

  【2】 Caladan

  【3】 Einlea

  【4】 Carthan

  【5】 Loziard

  【6】 swoooosh,原型swoosh,这里只能自己体会了,汉语实在是表现不出来。

  【7】 本文仅作参考

  【8】 为何都那么长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上古卷轴5:天际专区

责任编辑:Shy夏夏

上一页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本文是否解决了您的问题

文章内容导航
游民星空APP
随手浏览游戏攻略
code
单机游戏下载
休闲娱乐
综合热点资讯
游民星空联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