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民星空 > 攻略秘籍 > 资料 > 正文

上古卷轴5:天际 帝国图书馆资料中文翻译一览

2015-01-12 10:18:25 来源:上古卷轴吧 作者:雪华幽梦 我要投稿

第60页:爱德华王第二章

展开

爱德华王

  第二章:原初之堡的再逢

  爱德华醒来的时候,太阳正于西方群山窥视着这个世界,而红霞烧遍了整个天际。他发现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耸立着一座光彩耀眼的高塔,似乎有火光于其表面流动燃烧。此时,巨龙改变了飞行的方向,并向着天空喷吐出了长长的烈焰,仿佛是为了回应,那塔的顶端也闪烁起几点火光,消失得也如其出现时那般突然。爱德华猛然感觉到胃里十分难受,他呻吟着,身体不住地扭动。他感到莫拉琳靠了过来,并用右臂护住了自己,于是他伸了个懒腰并打起了呵欠。

  “差不多到了。”莫拉琳说,“如果骑马的话,从水晶塔至原初之堡这段路程得花掉几天工夫,但我认为阿卡托什大君再用一个小时内就能载我们到达原初之堡了。”

  “我们不在水晶塔停下?但伊里克……”

  “别轻易地说出那个名字,就算是对着我也不可以。大法师怕是难以在几天内回来了,即便独角兽在驮负着一个人时仍旧迅如疾风,但它再快也都追不上飞行的巨龙。你已在龙背上见识过这精灵家园的拂晓【1】,这可算得上是无上的幸事。”

  爱德华望向远处郁郁葱葱的树林与崎岖绵延的群山,不见一点人烟的迹象。“确实是美极了,”他小心地遣词道,“但要我说还是不及高岩。”他出于对真相,及对家园的忠诚之心而补充说道。“那儿就没有城镇或是农庄么?”

  “原初之民生活于树林深处,他们从不砍伐树木来搭建住所,而是满怀感激地接受奥利埃尔(Auriel)的恩赐,并为之付出相应回报。你可感受到,那片绿意弥散着成长的气息。”

  的确如此,空气中弥漫着令人陶醉的芬芳,爱德华突然回想起似乎曾在父亲的杯子中嗅到过类似的气味。“我饿了。”他说。“我想也是。”莫拉琳说着,将一小包用叶子包裹的食物递到爱德华面前。巫王黝黑的左手显得宽阔且有力,这让爱德华感到十分不自在,于是他在接过小包的时候显得极为小心,以避免碰到那只大手,然而他却感到莫拉琳猛然绷紧了身子,之前护着自己的手也松开了些许,这令爱德华不禁为自己方才的举止而感到害臊。无疑,在眼前的境况之下,如此冒犯的举动可远远称不上是友善或明智的,莫拉琳可以很轻易地就将自己从龙背上丢下去。“我得洗个澡了,而你也同样如此。”莫拉琳生硬地说道,然而爱德华心里清楚,他不过只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罢了。“没错,我全身都脏兮兮的,”爱德华咬了一口蛋糕,发现它比看上去要美味许多,“虽然母亲大人已经习惯了我这幅肮脏的样子,我是说,至少她过去看到的我总是这么脏,但我认为我还是先得洗个澡。”

  “我认为你是不会打算脏着去见你母亲的。啊,终于到了。”巨龙又一次鼓动翅膀,向着空中喷吐出一个巨大的火球后便猛然落在一块空地之上,着陆时十分粗暴,并发出了震耳的声响。精灵们出现在着陆点附近,帮助爱德华与沙格从龙背上下来,那条狗终于醒了过来,疯狂地绕圈打转,直到累得趴在爱德华脚边喘气才停了下来。

  一名红发似火的高精灵正式地向他们打了声招呼:“向您致敬,我的王,王后正在等待着您。爱德华王子,我谨代表全原初之地的民众欢迎您的到来,祝您在此地过得愉快。”

  莫拉琳冲他恭敬地点了点头:“谢谢你,主人家。鉴于王后已经等得够久了,我们现在就立刻过去。”他将手放在爱德华肩上,引导王子走向那棵最为高大的树木。那可真是爱德华这辈子里所见过的最为高大的树,它的树干中空,有着向上延伸的阶梯,而那粗大的枝干上则有着更多的阶梯与连接在树枝之间的桥梁。他们不断向上攀爬,直到踏上一处有顶盖的巨大平台,此处仿佛就像是一个房间一般,陈设着不少座椅与木箱。一位金肤瘦削的女精灵向着他们微笑,在招手示意他们过来之后便离开了。房间里,一名高挑纤细,有着苍白肌肤与黑色长发的人类女子向他们二人走来,她注视着爱德华,仅仅只是爱德华一人。

  “为什么你要抛弃我们?”看着那女人,爱德华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听闻此言,她愣在了原地,之后便向莫拉琳投去了无助的目光。莫拉琳粗着嗓子冲爱德华吼道:“小鬼,汝怎敢对汝母亲如此不尊?”这还是爱德华头一次听到他用如此的语气说话。而莫拉琳仅仅是一个目光便让爱德华委屈得就要流下泪水。

  阿列拉快步来到莫拉琳跟前,将手放在他的胸口,“向你致以我的问候,吾爱。感谢诺托戈(Notorgo)【2】的保佑,让你和我的儿子平安回到我的身旁。”

  “你还得向龙族之王与盗贼道谢,否则我没法在最恰当的时机找到这个男孩。当然,大法师某个角度上来说也算是帮了忙。”莫拉琳说着,黝黑的双手轻柔地握在阿列拉裸露的双臂上。他大笑起来,看上去是那么的轻松愉快。然而那双放在他胸前的阿列拉的手与其说是爱抚,不如说是在两人之间筑起了一道屏障。

  “我的确得到了神的祝福,但因为我已经太久没能和我的儿子说说话了,或许你能给我们一个独处的机会,让我娘俩好好聊聊?”

  听罢此言,莫拉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难道二人独处就能比三人一起时更容易找到话题吗?好吧,或许有时就是如此,吾爱。”话毕,他转过身子,大步离开。尽管树枝桥质地松脆,且在不断晃动,但他在走上去时却没发出一点声响。

  阿列拉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的背影而去,然而莫拉琳到最后都没有回过头来。爱德华开始对此景感到好奇,心中间或被一种满足了复仇心,并对敌人造成了伤害的满足之感所充溢。“爱德华,我的儿子,来吧,坐到我身边来。”他听到母亲在呼唤他。

  然而爱德华却没有挪步,“母亲大人,我已经等这一刻等了很久,并为此到了这个离家千里之外的地方。我仅仅是为了一个答案而来,我已经不想再做更多的等待,在得到回答前也不会去往别处。”

  “别人告诉了你些什么?”

  “在某个夜晚,那个颇受父亲信任的贵客用魔法绑架了你,这无疑是个背信弃义的举动,而这一切都于父亲尚在沉睡时发生。”

  “这是你父亲的话吧,那么莫拉琳和你说了什么。”

  “他说你是自愿来的。我想听听你的说法。”

  “你是想要我离开你父亲的理由,还是我为何不带上你一同离开的理由?”

  爱德华停下来思考了一会儿,“夫人,我希望听到真相,因此我必须说出我心中的真实想法。我想要知道为何你要把我留下,至于另外一个,我想我已经知道了个大概,除非你能告诉我更多内容。”

  “真相?所谓的真相并不是能够超脱于人类的认知之外而存在的东西。但我会将我属于我的真相告知于你,或许你能从中发现属于你的真相。”

  阿列拉回到自己的那柔软的躺椅上躺下,开始柔声倾诉。附近枝桠上,一只鲜红的小鸟兴奋的歌唱,仿佛是在为她的声音伴奏。

  “包办婚姻一直以来都是我家乡的风俗,我的父母也如此安排了我的,我实际上并不爱柯西尔。最初的那段时间里,我尊敬他,并尝试着想要做个称职的妻子,然而他并不在意我的所作所为,更谈不上对我的关爱照顾。就这样,他不再受我尊敬,而我则浑浑噩噩地度过婚后的每一天,如同一盆无人照料的盆景般渐渐枯萎。在那样的日子里,我仅存的欢乐时光便是有你在我身旁,然而柯西尔却认为我会让你变得软弱。‘女里女气的’,这是他的原话。于是在你三岁生日的那天,他决定我每天只能与你相处一个小时。于是我只能坐在那,听着你的哭喊声,暗自流泪,再无心顾及他事。最终,你不再哭泣,而是向他人问起我的所在,而我已然是心如死灰。后来我养成了散步与骑行以打发时间的习惯,时而独自一人,时而在一两名护卫的随同下出行。后来,莫拉琳来到了这里。他希望获得沃斯格里安山脉(Wrothgarian Mountains)【3】中的乌木矿,而这片土地也正是我嫁妆的一部分。而他还提出愿意交予我们由暗精灵打造的武器并传授使用技法,而回报则是要求我们的民众协助他抵御哥布林,并且同意他的臣民在高岩建立殖民点。柯西尔认为那块地是无用的,并且他很希望能够获得那批精妙无双的兵器,于是他接受了这个提议。在这之后便是安排对细枝末节的进一步讨论,而这个工作的安排却落在了我的头上,并且不允许我说个‘不’字。柯西尔一向鄙视黑暗精灵,然而他却对当时已然是冠以整个泰姆瑞尔大陆最强战士头衔的莫拉琳嫉妒不已。

  “然而莫拉琳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技巧纯熟的战士,他博学多才,对这太阳之下的一切事物都充满好奇之心。他还会歌唱并演奏乐器,就仿佛是得到了杰·弗里(Jeh Free)与西姆·塞伊(Jhim Sei)【4】二人的真传。我发誓,像他这样完美的人过去只存在于我的梦中。由于我们两人都喜欢户外,因此在我们二人散步和骑行时就找到了共同话题,当然,我们谈话时还有着他自己或柯西尔的卫兵一路随行。当一切准备停当,柯西尔便大设宴席以庆祝条约的签订,全高岩的贵族,甚至还有不少来自其他行省的贵族都出席了那次宴会。最后,柯西尔喝得酩酊大醉,并落下了一个只有用鲜血才能洗刷干净的耻辱。由于我已经厌倦了和其他女士相伴,于宴席间先行告退,所以我并不太清楚具体的经过是什么,然而我在私下里却听到了很多关于那次宴会的不同版本。莫拉琳在那个下午里向柯西尔提出了挑战,而柯西尔却把这事当做一个笑话对待。

  “后来莫拉琳来我的房间单独会见我,并告诉我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夫人,’他说,‘我想他将会选择你的兄弟作为他的决斗代理人,然而不管如何,我俩之间必定会有一场血战,不是我死就是他亡。没有你的爱,我也可以活下去,但我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激起你对我的敌意。作为我的妻子,或是尊贵的客人,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吧,这样一来你就不会再看到你的友人或血亲付出血的代价了。’

  “月光如水,伴随着我内心的恐慌,四周是沉睡的贵族女士们,在那一刻,我心里清楚,我爱他。我不禁怀疑,如果没有他的陪伴,今后的日子我又该如何度过。但是,我更爱的人,是你。‘我的儿子’,我低语道,‘我无法离开。’‘女士,我很遗憾,但你必须得做出选择。’你看,爱德华,难道你不明白么?如果我选择留下,那就意味着我那年轻的兄弟,甚至是你的父亲将血染决斗场。当然,最后倒下的也有可能是我所爱的这个人,然而我认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莫拉琳不但格斗技法举世无双,他甚至也有着无可匹敌的魔法造诣。‘我们可以带上他一块儿走,’我说,然而莫拉琳却仅是面露伤色地摇了摇头,‘我不会那么做,’他说,‘我肩负的荣誉并不容许我拆散这对父子。’”

  “我曾被教导‘将爱放在一边,吾辈需专于职责’,”阿列拉大声说道,“难道我得从你的父亲,或是你所敬爱的叔父手中将你夺走?并且我认为,只要柯西尔活着,就一定会为此而降罪于我,并且会以此为借口将我放逐,而他一定也会为我的离去而感到高兴吧,我知道他一直都希望得到那批武器,于是我认为今后还是有与你做交易的机会的。这一切都在我的心上滚滚而过,而莫拉琳就站在那儿默默地等待,双眼却并未注视着我。

  “于是我向玛拉女士祈祷,期望她助我做出明智的选择。‘你真的想娶我为妻么?’我问道,‘除了麻烦,我并不能给你带去一丝一毫。’

  “‘阿列拉,我愿意娶你为妻,除了你我不再要求他物。’他边说边解下自己的斗篷,将其披在我的肩上,并将盖在我身上的被子掀开。

  “‘莫拉琳,这会是个正确的决断么?我所做的这一切又会如何?’

  “‘女士,如果我认为这是个错误的决定,我将不会站在这里!而你所做出的这个选择,在我眼里则是正确无比。’他牵着我的手,帮我骑上了他的马。于是我披着他的斗篷,与他一同骑行,离开了你的父亲。那一刻,我感到欢乐中夹杂着哀愁,而这也正是我在那时的切身体会,这便是属于我的真实。”

  爱德华不假思索地说道:“可到头来,他还是让我离开了父亲。”

  “这并不是出于他的情愿。这仅仅是因为,那龙告诉他,你和你的父亲的心早已别离,你和他之间的联系不过就只剩下相隔多远而已,而带走你则更能保证你的安全。但莫拉琳坚持说这一切都必须得出于你的意愿,只要你想,你随时都可以踏上回乡的路。”

  “可莫拉琳原本打算直接抓走我,是伊里……我是说,大法师,是大法师说我必须自行决定去留。”

  “他是一个天性毫无耐心之人,但他还是希望不去伤害柯西尔。无疑,他不过是认为有关此事的讨论也能在别处进行罢了。”

  “可他称父亲作‘懦夫之王’【5】,并且还嘲笑了父亲。他为什么这么做?难道匕落之人就一定比乌木之心的人要胆小么?【6】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父亲可是为此大发雷霆,我甚至认为他并不介意打上一仗。我知道父亲他并不喜欢我,但我宁愿不知道,所以我一直以来假装对此视而不见。我并不认为莫拉琳会给我选择的权力。”

  “他没有。”

  “他在说谎,我能看得出来,他甚至还准备告诉我他是我的父亲。”

  阿列拉将头别了过去,大笑起来,笑声有如银铃。这让爱德华忆起了多年前的往事,这令他不禁毛骨悚然。“如果他让你他的反应的话,那么他一定是早就想这么说了。他时常会在思考前便做出行动,但他并不会对已发下的誓言说谎,或伤害他所珍爱的人。”

  “他并不爱我,他甚至一点儿都不像我。”

  “但我和你是同样的。我亲爱的孩子,你……”爱德华原本认为,阿列拉会说他已经长大了,毕竟大人们常常称赞他的成长,就算他们不过只是一周不见而已。对于仍然年幼的爱德华来说,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怪的事。但是她却是这么说的,带着母亲特有的满意,“你已成为我所期待的样子。”

  “他当然爱你。他曾说过他并非任何人的差役,然而你却像遣散差使那般让他退下了。”

  话音刚落,阿列拉的脸一下子便红到了脖子根。

  “不,看样子我现在已然成为了某人的差使。”莫拉琳无声地走了过来,手中托着一个盛满了食物的托盘。“拿张椅子给我,男孩。既然我可以扮演一名侍从,那么你也可以成为一名仆役。我想你们一定是饿坏了,现在,我得在我的夫人说出我剩下的缺点前先行一步,你会发现她能为此而数落上大半天的时光。”此时的莫拉琳早已还下之前穿着的那套链甲,并且沐浴一新,换上了男士短上衣和紧身裤,一条银饰边的腰带环绕在他的窄腰上,但那柄黑色的长剑仍旧挂在腰旁。

  “玛拉保佑,这些食物足够养活一小支军队了。我想我得为此打破我斋戒的的规定了。”阿列拉纤细的手掌攀上了精灵的手臂,再顺着抚摸而下,攥紧精灵的手心,引导他的手爱抚自己的面颊,而他的手指则轻柔地略过她的双唇。目睹此景,爱德华立刻移开了目光,莫拉琳那青黑的手与母亲那白皙肤色的强烈对比令他的内心充满了苦恼之情。

  “这主要是为了我自己,当然也部分出于为那男孩着想。但看在上天的份上,吾爱,看着你日渐消瘦,这无疑会令我感到十分担忧。”莫拉琳举起手,轻抚着阿列拉那漆黑的卷发,用一根手指缠起一卷,满怀爱意地轻扯了一下。他笑了起来,之后像一头饿狼般地扑向了托盘中的食物,并用一柄银质武器将食物送入口中,并不像人类那样用手进食。这些食物的味道十分鲜美,爱德华一直吃到再也吃不下更多一口才停下了嘴。

  “你在偷听我们的对话。”他的嘴里填满了食物,含糊不清地咕哝道。然而他的思绪却仍再给方才所听到的莫拉琳的缺点做一个清单,直到话说出口,才发觉自己方才是说得多么大声。

  “萨尼泽尔在上,孩子,如果你们这帮人类都像方才那样躲在树林里用如此高的音量说出那所谓的隐私的话,难道你还要期望我用羊毛来塞住我的耳朵来防止我听到不该听的东西吗?”说着,他碰了碰自己其中一只尖长的耳朵。爱德华连忙努力去回忆之前他和母亲所交谈的的每一句话与莫拉琳方才所说的每一个字。谎言。老天,或许他根本就没在偷听。

  “那么,我就是个骗子啰,你说呢,孩子?”维尔·吉尔(Vir Gil)【7】在上,爱德华感觉自己就要因此而窒息了。难道这个精灵会读心术?他多希望这不是父亲所曾遭受过到的耻辱。“我……我的意思是说,我认为你曾考虑过这件事,你那个时候的确有所犹豫……”爱德华很快便被自己的话噎住了,他已经让事情变得更糟了。

  “或许我仅是尝试去回忆罢了。”精灵那嘲讽的语调再现,如同之前那样。

  “你一点儿都不像我!”爱德华终于爆发了。

  “莫拉琳,别再说了。”阿列拉插进了两人的对话,然而精灵仅仅只是冲着她做了个“不”的手势。

  “我只是不太确定……”爱德华思索道。

  “那你为何要提起这个?”

  “我不知道……只是……只是罗恩(Roane)【8】说了一些……事情。她说我并不像……他。每个人都这样说的,而且从没有人说不。”

  “说清楚点,孩子,别拐弯抹角。”

  “关于我那多情的母亲与她兄弟年幼时的故事,说他在得知她被带走之后是多么的悲愤。按他的表现来看,与其说他与我妈是亲人,更不如说是情人。罗恩在叙说这些故事的时候总是显得和蔼亲切,但她肯定是别有用意的,就仿佛那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除此之外,她还会谈论我的外观,说我长得像个精灵,说我母亲在结婚没多久之后就生下了我,而她的怀上第一个儿子的时间却要比这更久。”

  莫拉琳暴起,狂怒道:“复仇者在上!【9】我发誓我会回去亲手折断那贱人的脖子!”他看上去似乎是受到了羞辱,但他那对红眼则有怒火狂燃。他气得怒发冲冠,全身肌肉绷得鼓胀。“你看上去根本就不像半精灵【10】,而我在你母亲怀孕后的第九年才第一次见到她。看上去罗恩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但她居然敢暗示说你母亲乱伦!如果我不能杀了她,愿凯尔(Kel)【11】代我抹除掉她那肮脏的灵魂!”高个子精灵暴怒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身姿如同一只卡吉特(Khajiit)那般轻盈,一只手还放在腰侧的剑柄之上。整个平台也随着他的步伐而微微晃动起来。

  “为了她的儿子,这女人宁可牺牲掉爱德华。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到底有多少人听信了她的谎言。如果人数并不像她所期望的那样多的话,或许她会选择让爱德华死去。”阿列拉那美丽的眉毛蹙在了一块儿。

  “我并不讨厌她,你是知道的,并不如她憎恨我那般讨厌她。如果她渴求我的位置的话,那就让给她好了,只要这能拯救爱德华的生命的话,我不会有任何怨言。”

  “你想让我成为国王,这样你好从我这里得到乌木矿?”爱德华说道,充满迷惑之心。

  “让那个乌木矿见鬼去吧。如果你的父亲死了,我想我会有更好的机会来与罗恩的儿子达成某项协议,他们不但会对我感恩戴德,而且想来那也将会是我所做的最好的一笔交易。鉴于他们的出身,给他们一个用自己的语言来签订协议的机会还真是令人怜悯。”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根本就不像我。”

  “玛拉在上!所谓的‘和某人很像’不过只是你们人类的观念罢了。他们可能会在某天和你相像,但隔天之后其结果便不尽相同,但到了下周二【12】或许又再一次相同了。我的妻子也有着同样的表现,但她在和我不尽相同的时候仍旧会说爱我,当然也存在着这么一种时刻,她既不爱我,也不像我,甚至还会拿加入丽安娜教团【13】来威胁我。但幸运的是,那仅在一年之前发生过数次,一到那个时候我就会出门狩猎,等到她心情好转之后再回到她的身边。”

  “你真是夸大其词,你清楚这明明就只发生过一次。”

  “我还记得我是多么享受你恢复心情的那段时间,或许它真该多发生几次才行。”莫拉琳语毕,两人对视一笑。

  “但你为什么会希望我成为国王?”爱德华坚持道。

  “为了一个伟大的计划。在我们动身前往北方之前,你将会和我们一块儿在水晶塔里呆上几周。”

  “就这样?”

  “难道与你母亲还有我三人一块儿过冬就让你这么不高兴吗?”

  “不……先生,我并非不高兴。但我同意和伊里克一同前往北方。”而不是你。爱德华将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时机到了的话,你会如愿以偿的。在水晶塔的那几周将会让你的身体做好进行魔法学习的准备。我可以教导你如何使用法术,但你必须得为之做好准备,你的身体必须得跟上你的头脑,这些课都是出于大法师的意愿。”

  “你是说战斗法术?可我想学的是其他的东西,比如说召唤野兽,比如说治疗术,再比如说飞空术……”

  “你终会学到它们,对此我毫不怀疑。但你真的认为一名战士是不会治疗术的吗?这将会是我教给你的第一门法术。但作为一个国王,你必须学会怎么战斗。”

  “我并不太擅长作战。”

  “龙牙啊!孩子,你得去学才行。”

  “如果我不呢?”

  “你拥有着学习魔法所必需的勇气、清醒的头脑与无限的潜力,这可是常人所不具备的天赋。至于我,则可以将其他的部分传授给你。”

  爱德华的脑筋飞快地转动起来,这算啥?一个表扬?“我可以么?我竟有着如此的天赋?你会好好地教我?”

  “难道你不认为你那父亲赤裸地站在一头巨龙,一头独角兽,一名大法师以及全泰姆瑞尔最强战士跟前,大喊着要求公正是一件极为愚蠢的事吗?哼,公正!面对着如此情景,如果他还能说得出话的话,他要做的应该是寻求慈悲而不是公正。而我不禁怀疑在那样的情况下他到底还说不说得出话。”

  “是因为我的缘故么?是我做到了那件事,难道不是么?”爱德华感到十分惊讶,他几乎就要在后面补上说他根本不知道这点,甚至连这样的念头都不曾产生过。

  “没错,是你。而这也将会是一个能够在整个大陆上得到传唱的壮举。而我将会为之亲自谱曲——只要让我睡上一觉我就能写好它。我可不像某位那样在龙背上睡得那么死。”

  “你给我和沙格下了催眠术!”

  “而且还在我的朋友的帮助下,给整个城堡都催了眠。”

  “哦!【14】你会浮空术么?能展示一下给我看看么?”

  “不急。由于我之前施放了一个能在夜晚保护我们不至于从龙背上摔落的法术,在我得到好好休息之前,我甚至没法用法术点亮一根蜡烛。”

  “啊,好吧,可我还是宁愿当一名大法师而不愿成为一名战士。”

  “哈!说的好像大法师就不会战斗一样。我真希望他能够找个时间向你展示一下战斗技巧。但是对于早期训练来说,并不存在所谓的最好的武器,也没有最好的导师。现在,在你之前所见到的的四者当中,你认为谁是其中最为强大的?”

  爱德华细细思考了几分钟,然后答道,“先生,我的目光实在是短浅,但就我拙见,那个有着泰姆瑞尔冠军头衔之人或许会是最强之人。然而,难道大法师的魔力不比你强大么?而你的武器技艺难道不比大法师更强么?所以究竟哪一方才能被称为最强?至于巨龙,又有哪一个凡人能够忍受龙焰的灼烧,以及其的巨牙与利爪?就我所知,独角兽并不具备以上的任何一种特性,然而它有着迅捷的速度,锐利的独角与强健的四蹄,因此我猜,最强者一定是独角兽,它有着至为狂野的天性。并且,自从你向我提出这个问题开始,我就在想是不是那个看起来最不靠谱的答案恰好正是正确答案。”

  “说得好,小子。独角兽的确能够在近战中轻易取胜。没有哪个凡间生物能够在陆地上追上独角兽,就算是龙也不行。而且任何一种魔法或元素力量都不能伤其分毫。它的四蹄极为致命,而那独角也能杀死任何来犯之敌——尽管这角会在战斗中燃烧殆尽。而独角兽最为得意的一点,便是它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进行再生。”

  “然而在这四者之中,泰姆瑞尔的冠军则无疑是最为弱小的一个,而这所谓的头衔也不过仅是无用的自夸罢了。”看上去,莫拉琳仍旧不甘居于下风,“这是我所必须接受并承受的一点。”

  “大人,我对我的冒失感到十分愧疚。你已经为我付出颇多,如果我能做些什么以作为回报的话,我想我一定会的。请原谅我之前那不假思索的话语与粗鄙无礼的行为,只因我曾与无礼之辈与粗俗之人一同生活了太久。看起来我已经失去了我的父亲,那么,我能叫你作父亲么?”

  精灵将手放在男孩身上,男孩则紧紧握住了那双手。过去对它们的厌恶此刻已然烟消云散。男孩仿佛感到了魔法在他的思绪里流淌,于是他抽出双手,改而去搂着精灵的腰,而莫拉琳则抚摸着爱德华的黑发,并将手搭在了他那单薄的双肩上。

  “谢谢你,妻子。在五年的婚姻之后,你终于给了我一个九岁大的好儿子。这真是令人印象深刻……甚至可以说是一件称得上奇迹的事。”

  【1】原文此处为“You see the Elven homeland at dawn from the back of a dragon.”此处的at dawn即为拂晓时分,但是却和前文的太阳位置矛盾(“The sun was just peeking over the western mountains”,太阳此时挂在西方群山之上),然而就上古卷轴4代与5代来看,太阳仍旧是东升西落,不知此处是笔误,或是已经废除的设定,又或是巫王别有深意的比喻。

  【2】原词Notorgo,目前所能找到的关于Notorgo的描述都是与法术效果有关,其一是feet of Notorgo,这是一种增加速度的法术效果;另一个是Notorgo’s Curse,这是一种降低速度的负面效果。由于都与速度有关,在此猜测Notorgo即为速度之神。

  【3】Wrothgarian Mountains,沃斯格里安山脉,也叫做沃斯加山(Wrothgar)。它位于高岩境内,伊利亚克湾(Iliac Bay)东北角处。

  【4】这两人除了此处有提及之外,再找不到任何记录,或许是本小说虚构的两个人物。

  【5】这里更正一点,上一篇中将King of Small Cock翻译为“小国君”,实为误译。“Small Cock”有“没种的、懦弱的、没胆识的”之意。

  【6】= =后面这句的原文“Are Daggerfall cockerels smaller than Ebonheart birds”直译过来的话实在是十分糟糕。考虑到影响问题以及要和上一句呼应,于是我就采取了转译的方式处理该句。

  【7】Vir Gil,唯一提到这个名字的只有本文,出处不明。

  【8】Roane,爱德华的继母

  【9】Avenger,大概是指某种神,但资料不明,也可能是废弃的设定。

  【10】虽然从设定上来看,布莱顿人的确是有古精灵血统的半精灵半诺德人没错,但现在的布莱顿人已经难以看出精灵的特征。我想此处的half-elven更多的是形容混合了精灵与人类特征的外貌,或许可以认为这篇文章完成时间是在上古卷轴的各项设定最终确定下来之前。

  【11】此处的Kel同样出处不明,猜测是否与吉娜莱丝(Kynareth)有关,但从其职责上(猜测Kel专司复仇与死亡,或与此相关;而吉娜莱丝则是天空、大气与元素的女神)来看,两者指同一事物的可能性极小。

  【12】此处的“周二”并非现实中的“Tuesday”,而是上古卷轴中的计时法“Tirdas”

  【13】Order of Riana,同样出处不明。

  【14】原文Ooooohhhh,自己体会。

  【15】本文仅作参考。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上古卷轴5:天际专区

责任编辑:Shy夏夏

上一页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本文是否解决了您的问题

文章内容导航
游民星空APP
随手浏览游戏攻略
code
单机游戏下载
休闲娱乐
综合热点资讯
游民星空联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