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民星空 > 攻略秘籍 > 资料 > 正文

上古卷轴5:天际 帝国图书馆资料中文翻译一览

2015-01-12 10:18:25 来源:上古卷轴吧 作者:雪华幽梦 我要投稿

第61页:爱德华王第三章

展开

爱德华王

  第三章:授课

  金色的光阴匆匆而逝,转眼,爱德华便与同伴们相处了很长一段时光。然而就他这些日子里的见闻来看,这片土地上并没有生活着多少孩童,更别提他所居住的这所树屋里了,这屋子里只有它的木精灵所有者,以及莫拉琳与他那六位性格古怪,聒噪不堪的同伴(Companions)共处一室。就爱德华看来,这六个家伙可谓是丝毫不通礼数,他们竟然敢时不时地当面取笑莫拉琳和阿列拉,这要是换成匕落的官员和仆人的话,谁能有这个胆子做出如此出格的行为。然而这六个人并非任何人的仆从或官员,仅仅只是莫拉琳夫妇的同伴而已。这六人分别是一名暗精灵,一名卡吉特女人,一对木精灵兄妹,一个诺德男性,以及一名体格比莫拉琳更为高大健壮,说话时总带着爱德华难以理解的嘶嘶声的蜥蜴人汉子。那名诺德人常被人叫做“莫拉琳的奴隶”,或者仅仅简称为“奴隶”,然而莫拉琳却很少以“我的奴隶”称呼他,取而代之的是“马斯(Mats)”【1】这么一个名字。这位“马斯”负责打理同伴们的武器,以及四处捡拾柴火好让篝火堆彻夜不熄,而其他的同伴则很少去做拾柴的工作。如果有必要的话,莫拉琳会将自己的斧子借给马斯,让他去砍来所需要的木柴。

  这队人马时常三两一组,花上不少时间于林间或是原野上采集或狩猎。莫拉琳、阿列拉、爱德华以及树荫(Shade)通常会一块儿带上弓箭出门狩猎。某一天的出行途中,爱德华要求莫拉琳教会自己射箭的技巧,但莫拉琳却告诉他说阿列拉更是一个技术高超的射手。没过多久,他们便猎到了一头雄鹿,莫拉琳和阿列拉射出的箭矢都准确命中了目标,于是两人在走向猎物的途中便一直在争论究竟是谁给了猎物致命一击。

  “啊呀!”当看到自己的黑羽箭插在雄鹿的后腿上时,莫拉琳高喊起来,“我真是无法想象在与你结婚之前我是怎样养活自己的了。”

  “你不是还有同伴们嘛。”

  “这倒没错,在认识山毛榉(Beech)和柳树(Willow)之前,我,马斯,米斯(Mith)三人只能在一块儿忍饥受饿。”莫拉琳抽出一柄名为尖牙(Tooth)的黑色匕首,开始着手给猎物剥皮。他将爱德华叫到身边,让他好好观看处理猎物的全过程。“你说过你想学习有关动物的知识,没错吧?”莫拉琳对儿子说道。

  “仅限于活着的。”爱德华回答道,声音中难抑厌恶之情。然而他那容貌精致的母亲却津津有味地看着眼前这血淋淋的一幕。

  “这肉真是有够硬的,”暗精灵对爱德华说道,“拿你的斗篷过来,我会给你做个包袱,好叫你将肉扛在身上。”

  “我是个王子,不是头驮马!”爱德华脱口而出道。

  “你得扛上属于你的那一份,要不然你今晚就只能当个饥肠辘辘的王子了。”精灵正色道。

  “我不干。我才不想吃这种东西,你不能强迫我去扛它。”

  莫拉琳一动不动地站得笔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难道我不能?”他嘲笑道。

  “爱德华,别……”阿列拉向他求道。

  “那你就说说看,王子殿下。如果没人搬运的话,这些肉又该怎样上桌呢?如果王子不愿搬运,那么显然国王和王后也是不愿意做这份差事的。那么这是否就预示了这个王子将来会成为一个无能的国王呢?”

  “但他们可是有仆人的!”

  “你是指工蚁?【2】这真是个不错的点子,也只有人类会有如此想法。就我所知,蚂蚁的负载能力一流,但我却没有办法指挥它们为我做事,或许你能教会我?”

  “我说的是仆从!比方说马斯那样子的,”爱德华大喊起来,他十分厌恶他人取笑自己。马斯和其他的同伴们围了上来,自捕获猎物伊始他们便在一旁自顾自地喧闹着。

  “马斯?既然连你我都没法命令得了,你还指望我能叫得动他?”莫拉琳望向那位金发碧眼的巨人,说道,“然而凡事未经尝试又何以得知结果。马斯,过来扛肉。”

  那位金发碧眼的汉子搔了搔脑袋与下巴,思考了一会后开口道:“殿下,能帮上你的忙对我来说的确是个无上的荣耀,但我背上的旧伤却不允许我搬运身躯如此庞大的鹿,如果您猎获的是一头小一些的话我还是可以效劳的。”

  “你看到了吧,王子殿下。”

  “那你就揍他啊。”

  “为了何种原因?我可以和他赛跑。”莫拉琳答道,将脸转向诺德人,“马斯,如果我能比你更早摸到那颗橡树,你能帮我扛这头鹿吗?”然而听罢此言,马斯只是缓缓地摇了摇头。

  “你得用棍子揍他!”爱德华喊道。

  “你还说你想成为一个治疗师,我的王子。在你接受进一步的训练之前,请原谅我拒绝执行之前与你做的教授你魔法的协定。我认为用棍子惩罚马斯并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好,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判断错了。

  “丝绸(Silk),”莫拉琳转向丝绸,说道,“你来扛这头鹿。”

  “你是在说我么,大人?我得对此说声抱歉,只因我刚刚想起,我出身于天空女士迪贝拉的第五个家族,而我在其中名列第四,因此出于尊严我无法接受这样的活计。”

  莫拉琳也向柳树与山毛榉提出了同样的要求,但这两人异口同声地声称他们身为法师,在乔恩(Jone)【3】升起之后再去搬运动物身上的任何一个部分都是不被允许的事情。

  “王子,你已经认识清楚这里的规矩了吧,看起来还真是谋生不易啊。我们可以选择就地生火过夜,又或是干脆直接生吃掉这头鹿,但鉴于我目前还不太饿,这两个选择看起来都没什么吸引力。阿列拉,你可否告诉我们,高岩人是如何将肉类搬上餐桌的?”

  “殿下,当我还生活在高岩时,我曾一度十分坚信是魔法将食物运到桌上的。在我们那的确有不少仆人,但他们却很是懒惰且令人不快,且惹出的麻烦事比干的正事还要多。爱德华,我的儿子,如果说这条法则仅通行于高岩,这可能么?”

  “我也这么觉得……”

  于是爱德华扛起了一份重得足以压弯他脊背的肉,而他却没有为此抱怨一句。之后大家回到了扎营地,享用了一道大餐并度过了一个愉快夜晚。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每当队员们看到爱德华在搬运东西的时候,他们总会围上来询问,是否高岩的王子们都会去做搬运的工作。

  “如果马斯并非奴仆的话,那为何人人都唤他作‘莫拉琳的奴隶’?”在一个令人昏昏欲睡的午后,爱德华问道。

  “他的确是我的奴隶没错,他的薪水由我和米斯支付。那一天,我和米斯行至帕斯堡国(Reich Parthkeep)附近,恰好看到一个男人在殴打马斯,将他打了个半死。于是我和米斯决定上前制止这个男人,然而这男人说马斯是一个试图逃跑的奴隶,因此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处罚马斯。于是我丢下几枚金币,给了这个男人两个选择,要么捡起钱转身走人,要么就是死路一条,而他则选择了后者。之后我告诉马斯,他可视这几枚金币为其主人的遗产,并自由处置。而他则恢复了自由之身,可以自选去留,他选择了追随我俩。接下来我们将这些金币与马斯的主人埋在一块儿,从那之后他便一直陪伴在我们的身边了。”

  “如果他想离开的话是否随时都可以离开?”

  “那是当然。”

  “我能去那边摘点草莓回来么?”爱德华生硬地将话题移开,向父亲询问道。而莫拉琳则点了点头表示许可。(这里译者加译了一句话“爱德华生硬地将话题移开”,原文并未有任何说明便生硬地将话题转移了,这里就算是译者对原文的一个吐槽吧。)

  此刻,阿列拉蜷缩着身子,在莫拉琳身边睡的正香。莫拉琳背靠树干而坐,用手指轻轻爱抚着妻子黑色的秀发。正午的烈阳高照,明媚的日光刺疼了莫拉琳的双目与皮肤。不远处,树荫舒展着身子酣睡,它那一身黑色的皮毛在阳光中反射出点点银光。爱德华穿行于灌木丛中并采摘光莓(bright glowberries),这是一种能在夜间自行发光因而得名的草莓,然而此刻它们看上去仅仅被一层毫不起眼的暗灰色外衣所笼罩。这种草莓的滋味鲜美,爱德华不禁想如果他能够饱餐一顿光莓,又或是喝下从中榨出的汁水的话,他会不会也能够在晚上发出光亮呢?就在这时,他瞥见了不远处的灌木丛中有多个土坑一线排开,于是他沿着它们一路小跑前进,不禁在心里好奇它们将会把自己引向什么地方。

  他来到了一小片空地上,在一堆岩石前停下了脚步。面前不远处有一个地洞,里头似乎潜伏着一个阴影。看到此景,爱德华慢慢地向后挪动脚步,同时将差点就要尖叫出来的声音压低在喉咙深处。那阴影在洞里动了一下,之后向着洞外探出了长长的獠牙。它愤怒地咆哮起来,不住地用蹄子刨着身下的泥土。

  男孩缓缓地转过身子,尽量不去进一步激怒这头野兽,但它却压低了脑袋,巨大的身躯虽行进缓慢,却实实在在地向爱德华撞了过来。爱德华连忙跑向灌木丛,试图躲在里头,可是却发现其中并没有足够的空间用于藏身。慌乱中,莫拉琳不知从何时起便站在了男孩与野兽之间,令爱德华不相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阵炫光闪烁,金石之声乍起,莫拉琳被那头野兽撞开至数尺之外,他屈膝着地,恰好落在爱德华面前。劲风呼啸而过,仿若莫拉琳正欲拔剑出鞘。一阵火花环绕着他的身际绽放,烧焦的气味在空中弥散开去,周遭刹时陷入到一片可怕的死寂之中。

  “快跑!孩子,马上!”

  爱德华头也不回地转身逃走,边逃边呼唤着自己的母亲。阿列拉此刻也正朝着灌木丛跑来,并高喊着爱德华的名字。她跑到了他的身边,一把将自己的儿子抱在怀里,之后便高声呼喊着莫拉琳。一开始无人应答,然而仅过了一瞬,暗精灵便毫发未损地站在了两人面前。他的剑安然至于鞘中,但他的呼吸却很是急促。

  “你把它干掉了么?它伤着你了么?”

  “都没有。我总算是设法从它的攻击下逃脱出来,但境况仍旧是十分危急。你方才在野猪洞前惊扰了一头母野猪和它的幼崽,幸运的是,在发动了第一次攻击之后它便停止了进攻,我敢说它一定是没料到会有能硬接下它一次进攻却仍未倒下的敌人存在于世吧。”

  “你为何不干掉它?”爱德华发问道,他感到自己在惊魂未定中平白生出了一股子嗜血的念头。

  “仅凭一把太刀(katana)是没法对付一头愤怒的护崽母猪的,就算我手持乌木之刃(Ebony Blade)也没法赢得更多优势,要是换成一把长矛的话倒还差不多,越长越好。再说,如果我放过它,指不定来年这里就会有六头野猪等着我去猎取呐。”

  “你那时候一定是放了个护盾魔法吧。”爱德华突然回想起来,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啊,要不是这个护盾,它一定会给这位结实的老精灵留下几个伤口吧。”

  “爱德华,你得向你的救命恩人道个谢,这才是礼貌的做法。”阿列拉接过了话头,说道。

  “谢谢,”爱德华几乎是无意识地说出了这个词,而他的内心则被无数疑问所填满。究竟这个精灵是怎么知道他身处危险当中的?他又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赶到现场的?

  “你不需要向我道谢,毕竟你是我的儿子,救你的命是应该的。要谢的话就向树荫道谢吧,”莫拉琳说道,“这只猫将你陷入危险的事情告诉了我。”(译者推测,这猫会不会实际上是Alfiq,卡吉特的一种。)

  爱德华跪下身子,抱住了大猫,那猫不住地发出呼噜声,显出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做得好,老猫,我就知道你是靠得住的。”莫拉琳称赞道。

  “我的儿子”、“我们的儿子”。这些词语满溢着自豪之情,全然不似敷衍了事的字眼,这让爱德华为此迷惑了好一阵,他还是想要一个解释。他认为莫拉琳不过只是还不太了解自己,并且容易轻信他人罢了。但不管怎么说,有个能为自己感到自豪,总是会呆在自己身边,带自己到处游玩,常和自己说话并懂得倾听自己意见的父亲的确是个好事,爱德华自己也对此感到十分高兴。更重要的是,只要条件允许,莫拉琳便会让爱德华获得独处的机会,正如他本人在写歌时喜欢独处一样。

  后来,爱德华将遇到母野猪的经过讲给山毛榉和柳树听:“他喊我跑,我便立即转身逃了,”爱德华说道,“可要是换作是你们的话,你们也会跑吗?现在我想找个法子来感谢他,可我却怎么也想不出来……”山毛榉和柳树一字不落地听着爱德华讲述之前的故事,彼此间交换了个眼神,然后向男孩保证他们会为他想出个方法来的。

  那一天的晚餐后,大家围着篝火,合着柳树的竖琴声随口唱起一曲关于秋日午后的欢愉与草莓的歌谣……然而这其中却并不包括爱德华,因在早些时候莫拉琳打发他去采摘草莓了。歌至半途,人们似乎故意唱错了某个部分,引得莫拉琳惊坐起来并环顾四周,但柳树却毫不在意地将目光望向了别处,而其他人则在同时没入了周遭的夜色朦胧。

  第一个走回火光中的是米斯,他一边迈着小碎步,一边装作采摘草莓,还很夸张地将那些不存在的果实塞进口中,仿佛津津有味地大嚼起来。见状,莫拉琳只是躺回原处,略带不满地咕哝了一声。但米斯并未就此停下,反而边做出在寻找什么东西的样子,边自得其乐地蹦蹦跳跳。

  马斯在此时摇晃着肩膀走进了火光照耀的范围之中,米斯立刻迎了上去,伸出手轻拍马斯的肩膀,然后夸张地向后跳了一步并尖叫起来,仿若马斯就要用獠牙将他撕碎一般。而马斯的脸上也的确戴着两根长牙,甚至还伸出了一截猪鼻。米斯蹲在地上,夸张地举起双手护在身前,一脸惊恐地看着马斯。

  正当时,丝绸跳到了马斯和米斯之间。她身着一袭黑衣,然而却将上衣反穿,裤子也卷到了膝盖上方,并光着双脚。她正准备伸手去够腰上的长剑,但马斯抢了上来,先一步将长剑踢飞,之后便放过米斯,转而去攻击丝绸的裤子。米斯惊慌失措地站了起来,开始围着篝火跑起了圈,马斯他的身后追赶着,而丝绸则一手举着剑,另一手提着裤子,边追着马斯边用手中的剑不断地打他的肩膀。另一个身影出现在火光之中,那是身穿阿列拉的蓝罩袍的山毛榉,他甚至还顶着一头长长的黑色假发。米斯躲到了山毛榉的长裙之后瑟瑟发抖,而山毛榉本人则怒视着马斯,用目光逼迫他停下了脚步,这也使得丝绸撞在了马斯身上,摔了个四脚朝天。山毛榉将假发甩到脑后,仿佛是安慰般地拍了拍米斯的脑袋,然后舔了舔自己手指,并用那手指顺了顺眉毛,之后从容地拾起他的弓,拉弓并放弦。马斯向后一跃,轰然倒在了丝绸身上,仿佛像真的死去了一般。山毛榉和米斯则相拥在一块儿,丝毫不去理会仍被马斯压在身下的丝绸。

  从丝绸第一次跳入火光时开始,莫拉琳就被逗得狂笑不止。而阿列拉则到山毛榉登场后才忍不住笑出声来,现在的她已然是笑出了泪水,而莫拉琳更是笑得直不起腰,并用拳头不停地捶打着身旁的树干,篝火边上一时间被欢乐的气息所充溢。同伴们聚在了一起,像人类那样鞠了个躬,向观众们示意谢幕。

  “再一次!再一次!”

  “饶了我吧!”莫拉琳狂笑着,几乎喘不上气来,“我承认,你几乎就要弄死我了,就像那母猪做的那样,只不过你是用逗我笑的方式。不,别再来了,算我求你了。”

  “又是一个平静的夜晚,有如此多别具雅致的绅士作伴……而我们的国王则度过了艰难的一日,我们得向你们所有人表达谢意。”

  “诸神啊!难道整个镇子都看到了这一幕?”爱德华在此时钻了出来,但国王的同伴们却在同一时刻退入了黑暗之中。“这分明不是事实,”他冲着莫拉琳喊道,“你是个英雄,但他们却在取笑你。”

  “对,没错,特别是最后那一部分。耶菲尔(Jephre)【4】在上,这真是太滑稽了!”

  “他们明明都看到了,而你却想着要他们再来一次?”爱德华对此感到十分震惊,这分明就是一场闹剧。【5】

  “再一次?我毫不怀疑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全泰姆瑞尔的范围内会无数次重复上演刚才那一幕滑稽剧。但我保证再也不会有像方才那次如此精彩的演出了。”

  “但事实根本就不是那样的。”

  “如果马斯……我是说如果那头猪再发起一次进攻的话,事情就会和刚才所演的差不了多少了,阿列拉的弓【6】可比我那寒酸的长剑厉害多了。而她则会看到莫拉琳像个卡吉特那样上下蹦跶!”他伸出了一根手指顺了顺眉毛,就好像之前“阿列拉”所做的那样,于是他又忍不住笑了出来,“没错,如果她找不到箭矢的话,她倒是能用眼神干掉那头野兽。啊,马斯,我发誓你可真比那头母猪更像头猪,而且你的块头要比它大多了。米斯,你这个老无赖,只有你才能将如此无辜的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

  “但这根本就不是事实!”爱德华抗议道。

  “孩子,你认为所谓的真相仅仅是唯一的存在吗?你今天所目睹的一切难道就是所谓的真实了吗?难道你已看遍了全部的真实了吗?你真的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了吗?你今晚在此所看到的一切都将会照亮那些我们所未能看到的真相,若你愿意的话,这足以让你花费一生的光阴去进行思考。那些我们所看不到的真相或许深深地隐藏在表象之下,它们就像池子中的涟漪,一圈圈扩散开去后便永远地陷入沉寂,或许事件的表象不过只是所谓真相中那极为不起眼的一部分,而你所看到的部分则更是不值一提。”

  爱德华呆呆地望着莫拉琳的脸,在他的心中仍旧认为作为一个国王还是得在部下面前表现出无上的尊严,然而他却并未将此说出口。

  【1】这位诺德奴隶被称作Mats,原本想会不会是“垫子”的复数形式,而用物件给奴隶起名看起来也算说得过去,但是看到后文的 山毛榉(Beech)和柳树(Willow)等都用了单数形式,还有着另外个叫做Mith的人,于是最后还是决定音译。

  【2】此处原词serve ants,大概是莫拉琳故意将servants(仆人)曲解成serve ants(这里暂译为“工蚁”,实际工蚁一词为“ergate”或“worker ants”)。两者读音相近,而且意思也相当类似。

  【3】Jone是古精灵对塞昆达(Secunda)的称呼。双月中较小的那个。

  【4】Jephre即是Y’ffre,叙事者,森林和歌谣之神。

  【5】此处原文“They all saw that! And you're going to let them do it again?”,猜测可能的解释有二:一是森林中住着的精灵已经看到了这一出闹剧,故爱德华此处之意有“森林居民们已经看到这出戏了,而你却想再一次好叫他们无法忘却掉此景?”;二是莫拉琳的同伴们已经知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却用了这样一出闹剧来曲解原本的经过,而阿列拉却还想让伙伴们再演一次,这使得爱德华感到十分恼火。但两个猜测似乎都存在解释不全的地方。

  【6】此处原文写作Ariana,但是按后文来看,此处实际上应该是Aliera,怀疑是笔误,又或是爱称?译文对此做出了修改。

  【7】本文仅作参考。

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上古卷轴5:天际专区

责任编辑:Shy夏夏

上一页 61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本文是否解决了您的问题

文章内容导航
游民星空APP
随手浏览游戏攻略
code
单机游戏下载
休闲娱乐
综合热点资讯
游民星空联运游戏